首頁  >  文化歷史
唐朝士族出仕的好辦法:給皇室當挽郎

2022-04-02 來源:騰訊歷史

話說開元盛世進入到第十四個年頭,岐王李范不幸病故,唐玄宗傷心之下追封這個弟弟為惠文太子。而得了皇帝命令的禮部,開始按制選拔惠文太子喪禮上需要的挽郎,結果因為僧多粥少引起了眾人的不滿。畢竟對于長安城里遍地走的世家子弟來說,挽郎可是件美差,不僅身份光榮,更重要的是,當了挽郎就等于拿到了走上官場、邁向人生巔峰的入場券。所以選挽郎的消息一放出來,禮部的大門一時間都要被擠破了。

時任禮部侍郎的賀知章,一見場面如此火爆,為了安撫那些沒能選上挽郎的世家子弟,情急之下竟然放言:“大家都別急!聽說寧王也快不行了,你們的機會還會再來的!”

要知道寧王李憲可是唐玄宗的大哥,當年就是他主動將太子之位讓了出來才成就了這場開元盛世,所以唐玄宗對這個大哥的感情自然非同一般。幾乎可以想見,寧王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身后事絕對會比現在的惠文太子還要風光,排場更大,需要的挽郎人數更多。圍觀的眾人一聽這話,想想也對,于是很快就散去了。而賀知章順利解決了眼前的危機,卻同時也戴上了一項大不敬的罪名,被貶去工部當差。

看到這里,相信很多人都對“挽郎”一職產生了好奇,這個挽郎究竟是干什么的,為什么那些世家子弟這么熱衷于在葬禮上當一個挽郎呢?這就要從挽郎這個制度開始說起了。所謂挽郎,即指在皇帝、皇后以及一部分太子出殯時負責牽引靈柩,哀唱挽歌的人,早在漢代便已有之,《續漢書·禮儀志》中就有記載:載車著白系參繆紼,長三十丈,大七寸為挽,六行,行五十人。公卿以下子弟凡三百人,皆素幘委貌冠,衣素裳。

只不過那時候并沒有“挽郎”這個稱呼,只規定了必須以公卿子弟充任?!巴炖伞币辉~的真正誕生是在兩晉南北朝,隋唐時期經過不斷完善,最終演變成了一條可供世家子弟出仕的捷徑。當然,無論挽郎這項工作能帶來怎樣的后續福利,其本職任務始終沒有改變過。那就是要在帝王的靈柩離開皇宮前往陵寢之際,身穿白衣頭戴白帽,挽著車旁拴著的三股絲練擰成的引棺繩索,隨同鹵簿儀仗前進——這并不是單純地幫助柩車行進,而是為了在百姓的注目下,顯示出皇家葬禮的莊嚴和氣派。

試想寬大的柩車周圍,由一二千人組成素白色的隊伍,挽歌執鐸歌唱,制造出高聳入云的悲聲效果,挽郎則在棺車四周,突出其中心地位,再加上鹵簿與其它儀仗,這一切無疑可以將帝王葬禮莊嚴神圣的氛圍,推向最大且最震撼的瞬間。而為了保證如此氣派的排場,每當皇帝、皇后或太子薨逝后,朝廷就會開始著手選取符合條件的挽郎。如:

東晉成帝的杜皇后死后,有司依照慣例選擇公卿子弟60人充任挽郎;

東晉孝武帝的王皇后死后,有司請求選拔24名挽郎;

宋文帝的袁皇后死后,本該選挽郎但被皇帝下詔停止;

唐朝惠文太子李范死后,禮部開始選挽郎;

宋太宗駕崩后,朝中大臣上報挽郎人選;

宋真宗駕崩后,朝中大臣請求確定挽郎人選。

因為每場葬禮上所需要的挽郎少則數十人,多則兩三百號人,所以很多人的墓志上就記載了自己曾通過擔任挽郎而進入官場的經歷。只不過有些墓志因為誤記或貼金需要,導致墓主當挽郎的時間或被提早,或被推遲。比如張直應是仁壽二年擔任隋朝獨孤皇后的挽郎,卻被硬生生推遲到了仁壽三年才起家為挽郎;比如貞觀七年時,唐高祖李淵明明還健在人世,李全節卻迫不及待地宣布他在這一年出任了李淵的挽郎;再比如姚崇的墓志聲稱其咸亨元年就當了孝敬皇帝李弘的挽郎,然而事實則是,李弘還要再等五年時間才會咽氣。

這些墓志在細節上的確不太靠譜,甚至還會誤導對挽郎制度不夠了解的人,讓他們產生誤解,以為挽郎還有提前選或推遲選的。好在各處史料的記載還是很負責任,記錄得很清楚。只有皇帝、皇后、太子薨逝后才會選挽郎,根本不存在駕崩前就提前選好挽郎的事情,滯后選挽郎一說更是荒唐可笑——葬禮都舉行完了,還要挽郎做什么?

同時,挽郎作為帝后葬禮上的重要一環,往往會根據當朝的實際情況進行調整。例如兩晉時的挽郎數量,多的也就60個,少的只有24個。更有甚者如東晉成帝、孝武帝和南朝宋文帝,出于節儉的考慮,竟然在皇后薨逝后下詔停止選挽郎。而到了唐朝就又是另一番景象,帝后葬禮上必須安排200個挽郎,中晚唐時又增加到220個。

挽郎數量的增加,一方面自然是為了凸顯皇家氣派,另一方面也是在為眾多的世家子弟能夠盡快邁入官場提供便利。畢竟按理來說,有了挽郎這一層身份后,運氣好的可以立即出仕當官,就算需要等待一段時間,或是通過考試才能正式踏上仕途,但也總比入仕無門的普通人要強上太多了。

只不過能夠立即得到官職的人到底還是少數,大部分挽郎出身的世家子弟,還是要等上個幾年才會被授予官職。像薛元超,十六歲就當了唐高祖李淵的挽郎,二十一歲才出仕太子通事舍人,也就是說等了整整五年才被授予官職。還有周紹業,貞觀九年就當了太穆竇皇后的挽郎,然而直到顯慶二年病逝,等了足足二十二年,都沒能釋褐為官,一輩子到頭,就只有一個從七品下的宣義郎的散官頭銜。

而如薛元超、周紹業之流并不在少數,可即便如此,這些世家子弟還是對挽郎一職趨之若鶩。究其原因之所在,無非是因為唐朝當官途徑有限,不靠門蔭,就只能靠科舉。然而門蔭也要看父輩和祖輩的功名,不夠級別自然談不上門蔭,就算夠了級別名額也十分有限。而唐朝科舉入仕之難,更是毋庸贅言,“三十老明經,五十少進士”絕非虛言。

所以,世家子弟在門蔭無望,又不想耗費心力去科舉場上拼殺的情況下,自然只能在帝王駕崩的消息傳來后聞風而動,沖到禮部搶一個挽郎的名額,想辦法走個捷徑了。

作者:千茶如蘭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偷拍亚洲综合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