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歷史
四月:溫風如酒 孤山春煙晴日好 一歲一花相思老

2022-04-06 來源:騰訊文化

四月,櫻花季,黃燈小店,月色轉過眉彎,薄荷味的你,是季節道來的一聲春曉。

四月,春山靜,溫風如酒,暖風初盈袖,青梅味的你,喚醒夢里微醺的酒氣,花香浮散。

四月,煙柳風,過塘雨,檐前梅,山邊櫻,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幅春日帖,或濃或淡,或深或淺,重重暈染。

山川是不卷收的文章,日月為你掌燈伴讀

春風四起,掙扎的綠意,仿佛一棵再普通的草,都是風吹來的,細軟的光陰,那浩蕩的綠,綠得人,心頭一軟。

孤山春煙晴日好,一歲一花相思老。

喜歡一個人走在山里,雜草鋪滿的小徑上,有一片桃李春風相迎,仿佛隨手就能打開一片日月,打開一片花色,打開詩經,打開唐風宋雨。

我亦喜歡,住在草木深情的人間,把一個春天,一份美好,寫了又寫,把一段舊事,一份情懷,念了又念。

山川,是不卷收的文章,日月,為你掌燈伴讀。誰的筆笙歌,誰的樓臺,誰的紅燭,誰的羅帳。

翻一本書,走一條路,與花與月,與山水草木,相惜于日常,私私耳語,妙高峰頂,也不過看得世間平凡最是美。

我只愿在春天的模樣里,句讀歲月的深情,以人面桃花,與你相認;以梨花白,以海棠雨,以干凈的手指,翻開一頁你可以走進來的詩稿。

我只愿,望穿了秋水,又望了白馬偷偷入蘆花,入了銀碗,又落進了雪,心里仍有溫柔的滄桑。

我只愿,憶及江南,馬嘶花落時,薄薄的一層雪,落上了江南瓦,落在睫毛上。

我只愿,寄給你一個春天,以愛之名,以春風落款,像一座城,你是王,是花下淺酌的伊人。

張棗:四月如此清澈,好似烈酒的反光。

也許正好一個雨天,落了花,悄悄地,鋪滿了庭前,撫過了琴弦,落在掌心,落在她正讀的一個詞牌。

也許正好一個黃昏,晚風也溫柔,夕陽亦慈悲,你帶著一身的月色來,開成花,以暗香,抵達我的書頁里。

四月如此清澈,云飄來,十萬大山的消息,風吹亂,堆砌的詩三千,一個詞上流過清泉,一個詞上琴奏高山,一個詞上云開幽窗,一個詞上風送月色。

四月如此清澈,天光與云影,清風與籬笆,淡酒與桑麻,白屋炊香飯,洗手摘藤花,眼里蓄著清水,內心開著蓮花,自在隨心,自養清涼。

四月,又是人間好花天,愿有風,吹過十里桃花,吹過蒹葭的水岸,又吹過你的衣襟,帶來驚喜相窺的遇見。

愿有雨,落在長長的雨巷,你撐起的油紙傘,走過夢里的江南,走過一首旖旎的詩,一個寫了又寫的字,一段珍重的好人生。

愿有你,路過我人間四月天,披一身云,一身月而來,溫柔,繾綣,即便梨花落盡,仍花明色凈,姹紫嫣紅中,仿佛映雪,仿佛從前。

像清風帶來一片花影,像煙雨帶來一個江南,像光陰帶來一位詩人,或一個從你眼前經過,卻在你心蓮上打坐的僧人。

四月的天空如果不肯裂帛,五月的袷衣如何起頭?

把讀過的書,都翻一遍,把走過的路,輕輕踩過,把那些開著的花,皎潔著的月,那些幾程的山,幾程的水,那些草香木香,那些茶香飯菜香,都一一懷想過,然后于自己的日常中,自成篇章。

或許所有的往事,都在回憶里蒙塵,所有的過去,都在時光里成煙,但想起你時,我的心上,還淡淡的甜蜜,和淺淺的疼痛。

也許所有的遇見,都是命運的擦肩;也許所有的情懷,都是歲月的酵釀。

我還是會想念,以皈依的姿態,以虔誠的胸懷,但我也想去看看,看春三月的紅妝,夏三月的翠袖,秋三月的松風,冬三月的雪衣,看每個尋常日子,素而妖嬈地起舞。

四月裂帛,五月袷衣,我來過,這草木深情的人間,這長長的一生,與歲月,與往事,溫潤相待,相關照。從此,依窗看花月,花月不相負。

林徽因: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

是燕在梁間呢喃,——你是愛,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笑響點亮了四面風。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煙, 黃昏吹著風的軟。

愿你百歲無憂,肆無忌憚,管他滄海桑田,你仍是四月人間。

愿有人黃昏酒,有人候山丘,有人晨溫粥,有人枇杷守

愿前路有人為你擋風塵,愿你記得我的樣子如從前,愿生活將你溫柔相待,愿故事再荒謬也沒終點,愿回憶里星光如昨日,愿你能看穿也能留戀,愿今后歲月如梭,愿不聚亦不散。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偷拍亚洲综合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