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歷史
鄧一光《人,或所有的士兵》獲“吳承恩長篇小說獎”

2022-09-14 來源:騰訊文化

9月11日,第三屆吳承恩長篇小說獎頒獎典禮舉行。鄧一光的《人,或所有的士兵》、蔣韻的《你好,安娜》、王晉康的《宇宙晶卵》、胡學文的《有生》、張平的《生死守護》,以及于兆文的《大胡莊?1941》和魏嘉陵的《特別黨產》7部長篇小說獲獎。

 

小說封面(圖片來源:出版資料)

鄧一光是湖北人熟悉的作家,他擅長寫戰爭軍旅題材作品,他的中篇小說《父親是個兵》曾獲首屆魯迅文學獎,鄧一光曾任武漢文學院院長,2009年離開武漢,隨家人遷居深圳。

《人,或所有的士兵》是作家鄧一光南下深圳后創作的長篇小說,共77萬字,于2019年發表。小說講述了中國第7戰區兵站總監部中尉軍需官郁漱石的生活與記憶。1941年12月,日本偷襲珍珠港幾個小時后,日軍突襲香港。由多國部隊組成的香港守軍經過18天的抵抗,傷亡慘重,宣布投降。中國第7戰區兵站總監部中尉軍需官郁漱石不幸被日軍俘虜,在位于燊島叢林中的D戰俘營度過三年零八個月非人的生活?!度?,或所有的士兵》人物眾多、史料豐富。有歷史人物,也有虛構的人物;有歷史事件,也有虛構的情節,細至每一日的天氣變化,每一顆子彈的軌跡呈現,廣及對國家、時局、戰爭、人類的思考。鄧一光談及創作這部長篇小說的感受時曾說,“任何美化都是背叛,所有生存皆為僥幸”“遠離戰爭,無論它以什么名義”。

吳承恩長篇小說獎給《人,或所有的士兵》的頒獎辭是“與其說《人,或所有的士兵》是一部有關戰俘題材的小說,不如說是一部在殘酷而真實的極端環境中直面人性深處的沉思錄。作者通過香港保衛戰營造了一種極端環境,進而由此充分挖掘‘人’、解剖人性。作品顯然超越了一般意義上的戰爭題材寫作習見的層面,它通過戰爭來探照人類處境的深淵與人類文明所能抵達的深度,進而對生命寄寓無可名狀的深情,無疑是中國當代戰爭文學的新收獲。有鑒于此,特授予《人,或所有的士兵》2019-2020年度吳承恩長篇小說獎?!?

(來源:極目新聞)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偷拍亚洲综合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