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歷史
自然地理生態影響下的唐代絲綢之路詩歌創作

2022-11-15 來源:中國新聞網

唐詩中有大量與絲綢之路緊密相關的作品。絲綢之路首先是一條實際存在的地理之路,地理生態是絲路詩得以存在的現實基礎和最具象的影響要素。唐代絲綢之路橫向跨度極大,其所經地區的氣候、植被、地貌等自然環境與中原相比千差萬別。這種情況下,曾親身在絲路沿線地區生活過的詩人們自然會受到地理生態的顯著影響,并在詩歌中有所體現。

自然氣候的文學隱喻

絲路詩對氣候的描寫,主要從氣溫和降水兩方面展開,并含有一定的隱喻色彩。就氣溫來看,唐代絲綢之路的主體位于河西走廊和西域地區,屬于溫帶沙漠氣候。冬季苦寒,夏季酷熱,這是詩人們進入絲路后最直觀的感受。因此,在唐代絲路詩中,對“寒”與“熱”的描寫就很常見。

嚴寒是絲路地區最典型的氣候特征。因此,絲路詩中有大量對寒冷的描寫,尤其是對寒風的描寫。絲綢之路位于我國西北,冬季常年受西伯利亞寒流的影響,風是極為凜冽的寒風。出生于南陽盆地的岑參對這種中原少見的寒風印象深刻,并創作有不少與之相關的詩歌,如《趙將軍歌》:

九月天山風似刀,城南獵馬縮寒毛。將軍縱博場場勝,賭得單于貂鼠袍。

中原九月正值金秋,而在此地風為刻骨寒風,使生長于此的烈馬都被冷到“縮寒毛”,詩歌最后一句雖未明寫寒,但通過“貂袍”這一意象也不難聯想到詩人所處環境的寒冷。

除嚴寒外,酷熱也是絲路地區常見的氣候特征。河西走廊和西域地區多戈壁沙漠,少植被河湖,因此,這些地區夏季炎熱的白晝給詩人們帶來了巨大的折磨。如岑參的《使交河郡郡在火山腳其地苦熱無雨雪獻封大夫》一詩就是因此而作:

奉使按胡俗,平明發輪臺。暮投交河城,火山赤崔巍。九月尚流汗,炎風吹沙埃。何事陰陽工,不遣雨雪來。

《讀史方輿紀要》記載:“唐貞觀十四年,平高昌,始置西州,亦曰交河郡?!苯缓涌な翘茰绺卟笏O,而唐滅高昌的直接原因就在于高昌阻斷了絲路貿易,可見交河郡與絲綢之路的緊密關系。此詩所獻對象封常清不僅是岑參的上級,也是第一次出塞時就結識的摯友。這種情況下,這首詩所蘊含的感情真摯,對酷熱氣候的描寫也很符合實際。

其次,除了氣溫以外,降水也是絲路詩中時常描寫的氣候對象。與中原地區相比,絲路沿線地區大多降水較少,且常以暴雪的形式出現,這無疑是詩人們之前很少見過的,試看《天山雪歌送蕭治歸京》:

天山雪云常不開,千峰萬嶺雪崔嵬。北風夜卷赤亭口,一夜天山雪更厚。能兼漢月照銀山,復逐胡風過鐵關。交河城邊鳥飛絕,輪臺路上馬蹄滑。晻靄寒氛萬里凝,闌干陰崖千丈冰。將軍狐裘臥不暖,都護寶刀凍欲斷。正是天山雪下時,送君走馬歸京師。雪中何以贈君別,惟有青青松樹枝。

此詩以雪為主要描寫對象,全詩對西域天山地區的雪描寫非常細致,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詩歌最后四句。中國古代詩歌中,以柳送別已成慣例,但先以雪為背景進行烘托渲染,接著以松樹為送別意象的詩歌則并不常見??梢娽瘏⒌倪@首詩,正是詩歌傳統送別主旨與絲路自然風光相結合的典型。

氣候在絲路詩中有時也會帶有一定的隱喻色彩。中國古代詩歌創作往往采用比興手法,詩人非常注重借景抒情,而絲路自然氣候所形成的獨特景象正為此提供了契機。試看王貞白的《古悔從軍行》:

憶昔仗孤劍,十年從武威。論兵親玉帳,逐虜過金微。隴水秋先凍,關云寒不飛。辛勤功業在,麟閣志猶違。

該詩頸聯通過隴水在秋天就已經結冰,以及邊關之云仿佛因為寒冷而靜止不動的奇特景象,將隴山地區秋季寒冷的氣候特點生動寫出,并隱喻了作者內心的不平之氣。果然在尾聯中,詩人道出了“寒”的隱喻——“辛勤功業在,麟閣志猶違”正是因為詩人為國辛勤效力一生但卻無法得到本應屬于自己的功勛和榮譽,才會讓作者覺得加倍心寒。

自然植被的差異書寫

絲路沿線各區域的植被面貌由東向西存在著巨大差異,而唐代詩人在絲綢之路的活動軌跡多為東西向。因此,其對沿線植被狀況的書寫自然也隨著足跡的變化而產生明顯的差異化特征。關中平原地區降水豐富,在唐代有渭、涇、灃等十余條河流經過,沿途植被也比較茂盛。在這種自然風光下,詩歌中的景色大多生意盎然,詩人的心情也往往愉悅平和,如譚用之的《渭城春晚》:

秦樹朦朧春色微,香風煙暖樹依依。邊城夜靜月初上,芳草路長人未歸。折柳且堪吟晚檻,弄花何處醉殘暉。釣鄉千里斷消息,滿目碧云空自飛。

在該詩中,渭城附近秦樹茂盛,楊柳依依,雖然被稱為邊城,但卻毫無荒涼蕭瑟之態,而是充滿了盎然綠意,這正是得益于關中平原豐富的植被環境。與此同時,詩歌通過描寫靜月初上,秦樹朦朧的自然景觀,營造出了一種安靜迷離又感傷的意境,表達的是詩人對送別友人的強烈不舍。

當詩人到達隴西高原后,情況發生了明顯變化。由于隴山阻擋了水汽西進,導致隴西高原的降水遠少于關中平原。加之該地地勢較高,氣溫較低,此處植被有所減少,草地和灌木占比也明顯提升,但總體而言還是不乏生機。對此,絲路詩中也有相關描寫,如杜甫作于絲路重鎮秦州的《秦州雜詩·其九》:

今日明人眼,臨池好驛亭。叢篁低地碧,高柳半天青。

翻過烏鞘嶺后,詩人由隴西高原下至河西走廊。河西走廊相較隴西高原,大部分地區降水更少,河流也更稀缺,且絕大多數河流是以祁連山冰雪融化為主要水源的內流河。在這種情況下,此地的植被更為稀少,主要由超旱生灌木等荒漠植被組成,這是生長于中原的詩人們很少見過的景象,白草成為了他們常見吟詠的意象。如王維《出塞》:

居延城外獵天驕,白草連山野火燒。

岑參同樣好寫白草,如《贈酒泉韓太守》:

酒泉西望玉關道,千山萬磧皆白草。辭君走馬歸長安,憶君倏忽令人老。

在這些詩歌中,白草常與“野火”“沙磧”等意象連用,形成了一組象征著邊地荒涼的意象群;而與之對應的則是“長安”等象征著內地繁華安定的意象,在二者鮮明的對比中,作者建功立業的豪情或思鄉懷友的苦悶都得到了充分抒發。

河西走廊的終端為玉門關,過玉門關之后,詩人就到達了西域地區。有關西域的定義,《漢書.西域傳》記載:“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東西六千余里,南北千余里。東則接漢,厄以玉門、陽關,西則限以蔥嶺?!痹娙私涍^玉門關后,首先要面對的就是莫賀延磧。與雖然已經非?;臎龅信加兄脖坏暮游髯呃然哪啾?,此地年降水量在30毫米以下,地面幾乎寸草不生?!洞蟠榷魉氯胤◣焸鳌贩Q其“長八百里,古曰沙河,目無飛鳥,下無走獸,復無水草”詩人們到了這里,種種感情幾乎都消散無蹤,只剩下恐懼感和強烈的求生欲:

沙上見日出,沙上見日沒?;谙蛉f里來,功名是何物。

此詩作于岑參首次出塞時,初見莫賀延磧,岑參難以用文學語言來詳細描述它的面貌,“沙上見日出,沙上見日沒”一句生動反映出了作者的手足無措。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畢生以追求功名為任的岑參竟然發出了“悔向萬里來,功名是何物”的感慨。

自然地貌的情感蘊藉

除了氣候和植被以外,地貌也是影響絲路詩創作的常見地理生態要素。穿越莫賀延磧后,詩人就抵達了唐朝在西域的門戶伊吾,經伊吾向西,過羅護守捉、赤亭守捉就可到達絲綢之路西域段的第一座重鎮西州。至此,詩人正式踏上了絲路西域段的驛道。西域地區有著雪山、熱海等中原少見的地貌,這勢必會引起詩人的關注,并被賦予獨特的情感體驗。

天山是所有唐代絲路詩歌中最常出現的自然地貌景觀,這與絲路西域段的交通情況有關。唐代絲綢之路西域段按方位劃分,可以分為南道、中道和北道,其中南道和中道由于毗鄰塔里木沙漠很難通行,因此北道就成為了主干道。北道沿線所經城市有西州、輪臺、碎葉等,幾乎完全緊貼天山北麓。這導致在北道行進的詩人們幾乎時刻都能看到天山,天山也就成為了這些詩人筆下西域的象征。不僅親歷西域的詩人們多有描寫天山的作品,就連很多沒有見過天山的詩人也寫下了不少與天山相關的詩歌:

天山傳羽檄,漢地急征兵。(楊師道·《隴頭水》)

青海無傳箭,天山早掛弓。(杜甫·《投贈哥舒開府翰二十韻》)

楊詩作于初唐,杜詩作于盛唐,且兩人均沒有見過天山,但在詩歌中卻不約而同地將天山作為西域的象征,成為了與“漢地”“漢宮”對照的標志,天山這一自然景觀在唐人心中的地位可見一斑。而在這些詩歌中,天山意象所表達的感情也有明顯的共性,即詩人對建功立業的向往。

除天山外,熱海也是絲路西域段的重要自然景觀。熱海,即伊克塞湖,在唐代屬安西都護府轄地,是絲綢之路上的重要節點:“熱海正位在中亞的中心地區,控扼東西絲綢之路的要沖?!?參見蘇北?!短拼衼啛岷5揽肌?熱海由于其名字,常被誤認為是沸騰的湖泊,如岑參的《熱海行送崔侍御還京》就是典型:

側聞陰山胡兒語,西頭熱海水如煮。海上眾鳥不敢飛,中有鯉魚長且肥。岸旁青草長不歇,空中白雪遙旋滅。蒸沙爍石燃虜云,沸浪炎波煎漢月。陰火潛燒天地爐,何事偏烘西一隅……柏臺霜威寒逼人,熱海炎氣為之薄。

事實上,熱海只不過是由于含鹽量過高導致冬季也不結冰,這就不免給詩人湖底有“陰火潛燒”的想法。此外,岑參在此詩中還借熱海表達了自己獨特的情感態度。此詩絕大部分都在描寫熱海的炎熱,但最后卻突然筆鋒一轉,表示柏臺給人帶來的寒意甚至壓過了熱海的炎熱,巧妙地表達了作者心中對御史臺冷酷無情的不滿。

唐代絲路詩對絲路自然環境的書寫成為了后人“絲路印象”的重要組成部分,將絲綢之路從具象的地理概念升華為抽象的文化印記。二十大報告中指出:“要增強中華文明傳播力影響力,堅守中華文化立場”要“展現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推動中華文化更好走向世界?!薄耙粠б宦贰迸c“絲綢之路”一脈相承,都是一條和平發展之路。相信隨著以絲路詩為代表的絲路文化不斷復興,“一帶一路”乃至中華文明在世界舞臺上的形象都會變得更加生動、多元和友善。(作者:渠嵩烽,系上海大學文學院博士后,李琦,系上海大學文學院博士研究生)

《光明日報》( 2022年11月14日 13版)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偷拍亚洲综合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