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歷史
古老戲曲掀起一場“青春革命”

2022-11-16 來源:中國新聞網

戲曲雖然古老,卻從來緊跟媒介變革。遠的——唱片技術在20世紀初傳入中國后,成為京劇的重要傳播途徑,梅蘭芳的唱腔回蕩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近的——去年粵劇電影《白蛇傳·情》熱映,以4K全景聲技術拍攝,極大拓展了戲曲藝術的邊界。

00后邢文文是北京京劇院的一名老旦演員,有一個比她只大一歲的粉絲小姐姐,每次她演出,小姐姐只要有時間都會去看,每次都自己花錢買票,還給她買一束鮮花。邢文文覺得,這是觀眾的力量,給她信心給她鼓勵。

梅蘭芳紀念館館長、研究員劉禎也記得,戲曲不景氣的時候,同行調侃,到劇場一看,“一望無牙”,全是老人。劉禎認為,戲曲接受有一個耳濡目染、不斷積累的過程。如何讓戲曲在青年中傳播傳承,是他一直思考的話題。

11月10日,中國青年報社與中國戲曲學院主辦的“全媒體時代的青年與戲曲”研討會,在北京舉行。今天,我們能從新媒體平臺上看到大量年輕群體創作的視頻,在直播平臺上也不乏展示戲曲魅力的青春面孔。當年輕人正以創新的思維、青春的視角,來解構和闡釋古老的戲曲,戲曲的明天會更好嗎?

戲曲是我的愛好,帶動更多人喜歡戲曲是我的責任

前些年,北京風雷京劇團團長松巖做了3部跨界的“京話劇”,講的都是梨園行的故事,演了將近100場?!艾F場很多年輕人,他們之前沒看過京劇,所以不是對京劇不感興趣,只是不懂,是我們京劇人沒給人講明白?!彼蓭r希望能把這個“圈”給破了,“如果看京劇的全是‘圈里人,甚至都是戲迷,那讓這些年輕人怎么看得懂呢?’”

“任何門類的傳統戲曲,如果沒有年輕人的參與,算不上是真正的傳承發展?,F在不應該是培養青年觀眾,而是站在青年觀眾的立場上,來審視你的藝術還有多少吸引力、吸引力還能延續多少年?!彼蓭r說。

吳慶輝是一個80后戲曲愛好者,他一直都堅持買票進劇院,而且幾乎每次都帶朋友一起。戲院里鼓點一響,舞臺上燈火通明,觀眾池逐漸暗下,“舞臺上的熱鬧與喧嘩、眼淚與掌聲,說是看戲,其實每個人都是在看自己”。

“我們談傳承,很多時候強調戲曲人要責無旁貸,但我們在談《論語》《孟子》《莊子》這些文化典籍的傳承時,不會只強調這是文學研究者、中文系畢業生的責任。戲曲是我的愛好,而向更多的朋友介紹、分享、推薦戲曲,帶動更多的人喜歡和欣賞戲曲,是我的責任?!眳菓c輝說。

北京外國語大學藝術研究院青年教師吳雨航認為,線上戲曲演出、跨界融合等新模式,看似門檻降低,但其實受眾對人、對戲的要求在不斷攀升,應構建全媒體戲曲發展生態體系,把線上流量引到線下體驗。

邢文文同時是一名抖音博主。她覺得對演員來說,票房很重要,“演員唱戲是給觀眾看的”。每一次演出前,她都在網絡上大力宣傳演出信息,關注她的人就可能去買票看戲,哪怕只賣出去一張,“也是成功”。邢文文的目標是,積累線上觀眾,以自身00后的標簽,帶動更多年輕人喜愛京劇,把線上觀眾引流到線下劇場。

戲曲要抓住年輕觀眾,必須進行青春化革新

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副所長孔培培說,當下一系列新媒體平臺迅猛發展,一方面,戲曲藝術的精華被聚焦、被放大,得到了頂流式的傳播;另一方面,大眾的參與讓戲曲以一種流行文化的形式,得到了分層傳播,兩者共同構建起良性的戲曲文化生態。

北方昆曲劇院演員中心副主任邵天帥的專業是昆曲,現在最出圈、最時尚的戲曲莫過于昆曲。劇院也在不斷探索嘗試一條屬于青年的戲曲之路,去年,他們竟然拍上了網??!“我們把原來3個小時的劇目縮成30分鐘,結合電視劇、電影的拍攝視角,畫面非常唯美,讓大家用手機就能看我們的昆曲。我們在大學生、年輕人心中種下一顆種子,我們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發芽,但緣分隨時可能發生?!鄙厶鞄浾f。

在清華大學藝術教育中心青年教師付桂生看來,采取新的技術手段,例如微博、微信、抖音、知乎等社交媒體,通過轉發、點贊、朋友圈、評論等形式傳播戲曲,引發青年群體之間的討論與共鳴,是推進戲曲傳播不可或缺的途徑,“戲曲要抓住年輕觀眾,就必須在傳播形式乃至藝術形態上進行青春化的革新”。

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剛剛暴發不久,山西省戲劇網曾對戲曲工作者的收入做過統計:當地戲劇工作者受疫情影響失業率為15.7%,由于薪資無法正常發放,超過六成的受訪者表示,收入降幅超過了90%。

2020年3月,從藝46年的河南省豫劇院原院長李樹建第一次在抖音開播。3個小時,他的直播間就涌進了157萬人次,漲粉超過10萬。這場直播打賞的收入,他全部捐給了劇團,用作劇團開支。

戲曲主播林蜜蜜創辦了北京首家民營黃梅戲劇團。發生新冠肺炎疫情以來,線下演出一次次取消,林蜜蜜就把劇團“搬進”直播間??恐鴳蛎詡兊狞c贊和打賞,她不僅能夠維持劇團運營,還以劇團的名義資助了4個孩子學習黃梅戲。

抖音直播戲曲曲藝運營負責人戴宏博介紹,目前抖音平臺所覆蓋的戲曲劇種超過300種,其中231種開通直播,累積觀看人次25億以上,場均觀眾超過3200人次,其中有73.6%的開播劇種獲得過直播收入。北方昆曲劇院、上海越劇院、中國評劇院等著名院團也紛紛“抖了起來”。

戲劇不是“小道”是“大道”,不是“玩藝兒”是“正經事”

京劇表演藝術家、北京外國語大學藝術研究院名譽院長孫萍認為,戲曲的繁榮既要有梅蘭芳、周信芳、程硯秋、田漢、翁偶虹等藝術家,也要有張庚、郭漢城、朱家溍、劉曾復、吳小如等觀眾鑒賞家,當然還需要有葉春善、蕭長華、王瑤卿、史若虛、俞琳等教育家。

孫萍曾提出,戲曲文化是一項事業,除了需要編劇、導演、表演、音樂、舞臺美術等5種人才之外,還需要管理人才、教育人才、研究人才、普及人才、宣傳人才。這十種人才是戲曲文化事業所必需的,目前前5種人才質量有待提高,后5種人才數量還奇缺,尤其存在師資缺口。

“戲曲術語中有個形象的說法:一棵菜(全體人員不分主次,嚴密配合地演好一臺戲——記者注)。在戲曲文化事業的建設上,更要發揚‘一棵菜’的精神,使京劇成為中華文化的承載者、傳播者,以鮮活的方式向世人講述每一個動人的中國故事?!睂O萍說。

劉禎建議,在中小學設置傳統文化課程,建立學校傳承機制,戲曲作為其中一個選項,制定教學內容與考級制,分階段實現培養目標;與此同時,要尊重戲曲發展規律,尊重青少年的年齡和興趣,注重傳承的方式方法,尊重青少年的審美特性。

“比如,戲曲很重要的題材是婚姻家庭,但小朋友可能并不感興趣?!眲⒌澱f,再如,明清傳奇很多是鴻篇巨制,被文人或者民間藝人搬到舞臺上后,會有不同的取舍,“對青少年而言,多選擇那些具有濃郁生活氣息的、鮮活的、體現民間樸素感情和哲理智慧的劇目?!?/p>

新中國成立后,僅北京在20世紀50年代就有30余出新創的作品,如《三打祝家莊》《白蛇傳》《楊門女將》《趙氏孤兒》《白毛女》等。這些戲至今常演不衰,為什么?京劇表演藝術家、中國戲曲學院榮譽教授葉少蘭認為,一是藝術實力,二是守正創新的藝術思想。

“1932年,年僅28歲的程硯秋赴歐洲考察戲曲音樂,出發前他說,要讓社會認識我們的戲劇不是‘小道’,而是‘大道’,不是‘玩藝兒’,而是‘正經事’,這是梨園行應該奮斗的。梅蘭芳在1959年國慶時,以65歲高齡創演《穆桂英掛帥》,把穆桂英的英雄形象演繹得英姿颯爽、光彩照人。這是老一輩藝術家對戲曲藝術守正創新的精神,這是我們青年需要繼承的?!比~少蘭說。

除了學習前輩大師的技藝,更要學習他們的文化修養、藝術境界和創新精神、敬業精神。葉少蘭高興地看到,近來一些劇團的青年演職員們整理、改編、創造了多部傳統戲、新編歷史戲和現代戲。

葉少蘭說:“戲曲從創作到成熟是需要過程的,尤其是現代戲,沒有程式、范式,更需要鼓勵與支持。青年演員們塑造的英雄和革命人物的形象,初登舞臺就獲得觀眾、特別是青年觀眾的掌聲,好樣的!”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偷拍亚洲综合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