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海外之聲
瑞克·羅斯談如何轉化邪教人員

作者:Casey Kleczek, Salon 晨安(編譯) · 2022-09-01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中國反邪教網2022年9月1日消息,通訊員:蘇姍】據“故事線網”(Rawstory.com)7月30日報道,美國邪教研究專家瑞克·羅斯就一名邪教信徒如何擺脫邪教的束縛并成功逃離的經歷展開了論述,借此向公眾講述了他幫助這位前信徒脫教的方法與過程。

“人民圣殿教”充滿個人魅力的教主吉姆·瓊斯

一年半以來,伊麗莎白一直生活在一個高度控制信徒的危險邪教組織中,這個組織是臭名昭著的韓國“攝理教”,于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成立,其創立者被以性侵名義定罪。在母親的注視下,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那是伊麗莎白最大的折磨。她身高約1米78,體重不到90斤,體重的減輕和每天的恐慌發作嚴重到即使是同為信徒的室友也無法控制住她。她們極不情愿地讓她的母親帶她去急診,主治醫生發現,如果再不得到醫療幫助,伊麗莎白將面臨心力衰竭的危險。

伊麗莎白(出于安全原因,她隱匿了自己的姓氏)在她叔叔來探訪時,已經在父母家中休養了幾個星期。走在她叔叔身后的是一個穿著西裝、提著公文包的陌生男人,也就是她母親偷偷付錢邀請而來的邪教專家瑞克·羅斯。

瑞克·羅斯是美國杰出的邪教脫教專家,也是邪教教育研究所(Cult Education Institute)的負責人。這是一個非營利性圖書館,專門收集有關邪教的信息。在過去40年的職業生涯中,許多邪教信徒的家人朋友雇傭羅斯,并在他的幫助下勸服親人成功離開邪教組織。羅斯出版了多本關于擺脫邪教的書籍,在數十起法庭案件中作為專家出庭作證,曾被耐克塞姆(NXIVM)性邪教頭目基斯·拉尼爾起訴跟蹤,并登上了大衛·考雷什的“敵人名單”。他在世界各地進行了500多次干預,成功率達70%。隨著邪教組織數量的不斷增加,他被公認為是該領域的專家。國際邪教研究協會(The International Cultic Studies Association)估計北美目前有10000個邪教組織,高于2003年的5000個。

早年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羅斯對助人擺脫邪教有潛在興趣。他在美國鳳凰城長大,父親是一名猶太管道工,母親在猶太社區中心工作,小時候的他是一個聰明但不安分的逃學者。他頻繁逃學,以至于父親不得不把他送到一所軍校。

經過一段渾渾噩噩的經歷,羅斯開始每周去療養院探望祖母。正是在1982年的那些探訪中,羅斯找到了追求畢生事業的動力——為祖母做一些值得驕傲的事情。羅斯發現一個邊緣教派團體盯上了祖母所在的療養院,這些“傳教士”受雇威脅猶太居民,此前這些猶太居民中的許多人在歐洲遭受迫害,“傳教士”揚言稱他們“如果不皈依,就會在地獄中燃燒”。

憤怒的羅斯要求停止該邊緣教派團體的活動,并發起運動竭力引發當地猶太社區和家庭對該團體的注意。他寫了一本關于美國亞利桑那州邪教現象的小冊子。一年后,羅斯開始在鳳凰城監獄系統的猶太家庭和兒童服務中心工作,為猶太囚犯提供社會服務。在這里,羅斯發現囚犯也是“邪教組織的主要目標”。他開始通過鳳凰城猶太教育局設計有關破壞性邪教的課程和教學活動。1986年,羅斯離開機構,成為一名全職私人顧問和邪教脫教專家。  

“攝理教”

伊麗莎白所加入的“攝理教”是羅斯非常熟悉的一個邪教,并且已經關注了一段時間。本質上,“攝理教”是由“統一教”前成員鄭明錫創立的邪教,將追隨者培養成他的“精神新娘”,強迫信徒們與家人斷絕關系,遵守嚴格的教義——他們被剝奪睡眠、限制飲食、遵循嚴格的工作時間表,被要求保持苗條身材和得體的穿著。該邪教組織在全球擁有超過10萬名追隨者,自1997年以來一直在澳大利亞活動,伊麗莎白就是在那兒被招募的?!皵z理教”前信徒舉報說,為了“凈化”,教派鼓勵女性新信徒與教主發生性關系。

在一家書店,18歲的伊麗莎白第一次接觸到一位年輕女子,該女子稱自己身處一個基督教繪畫團體。她通過電子郵件向伊麗莎白發送了這些畫作的照片,鼓勵伊麗莎白加入這個團體。隨后,伊麗莎白加入了這個所謂的“繪畫團體”,并受到成員們的歡迎。伊麗莎白和他們成了好朋友,一起吃飯喝咖啡,參加他們的圣經學習。伊麗莎白后來回憶說,這是她“逐步地適應這個特定教派”的過程。

最終,伊麗莎白深信該邪教是“終極真理”,她需要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它。她搬進了悉尼的一棟三居室住宅,里面住著九名成員,他們沉浸在“攝理教”的生活方式中。

“邪教組織極其嚴格地管理成員們:限制我們的食物攝入量,我們的睡眠時間大幅減少到每晚4小時左右,我們必須在學習的同時打工支付房租和食物。我們必須祈禱幾個小時,在街上傳福音,舉行各種教派服務,開展各類課外活動,邪教把這些活動作為幌子,試圖招募更多成員?!币聋惿渍f道。

伊麗莎白通過管理一個假模特業務來招募信徒。她回憶道,當鄭明錫最終出獄時,她成了“屬于教主的女性之一”。事實上,該邪教告知信徒教主系因“受到撒旦的迫害”而入獄,伊麗莎白就曾飛往海外探望獄中的鄭明錫。  

干預

在開始干預之前,羅斯指導伊麗莎白的家人在他到達之前不要討論“攝理教”或其信仰。羅斯解釋說:“伊麗莎白的母親曾因她加入‘攝理教’這個事情與她爭論過。我必須審慎地處理這個話題?!?/p>

當羅斯第一次走進伊麗莎白的家時,她內心的警鐘立刻就響了?!八钟卸Y貌地做了自我介紹,說他來這里是為了討論我參與的那個團體。我立刻嚇壞了,意識到這是一次伏擊?!币聋惿渍f。她立即離開了自己的家,“我記得在我離開之前,媽媽緊緊地抱著我,我能聽到她用顫抖的聲音說‘請不要逃跑’?!?

伊麗莎白想要逃跑,但又不知道該去哪里?!拔疑钚判敖淌恰胬怼?,同樣非常害怕離開,我得出的結論是我得回去,也許可能會死。但即便如此,離開邪教也不是我的選擇,”伊麗莎白回憶道,“我害怕打電話給邪教,也害怕回去,我想也許我可以忍受這次談話?!钡聋惿谉o法預測要忍受多久。

瑞克說了一整天,幾個小時不間斷。他知道他不能讓步。

多年來,羅斯制定了一套干預程序,其中包含四個基本討論模塊:定義破壞性邪教,討論邪教的強制說服和影響手段,披露并討論邪教及其教主的具體情況,以及談論家庭問題。整個過程通常需要3到4天,每天持續討論6到8小時。在此期間,家人陪伴在場,他們可以進行觀察和關注。

“我們通常從討論邪教開始,然后深入研究邪教的強制說服和影響手段,”羅斯解釋說,“目的是激發伊麗莎白的批判性思維?!?

“他首先開始談論類似的邪教,而不是我參與的那個。我沒有意識到,這種方式打開了我的思維模式,他讓我意識到我所在的組織在方法和信仰上并非獨一無二?!币聋惿自噲D從她的腦海中抽離并通過祈禱屏蔽他所說的話。但通過這些信息,她發現了自己所在教派邏輯上的漏洞,效果開始顯現出來了。她以為自己要瘋了。她開車到離家很遠的停車場,在車里尖叫。她給“攝理教”的組長發了短信,結果組長立即試圖預訂一個紅眼航班,讓她去另一個城市躲起來。

“數小時的信息開始攻破我的心理防線。在這個階段,我既害怕回到邪教,又害怕留下來。那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混亂且艱難的時期,我的身體非常虛弱。第二天結束時,我留下來了。瑞克不斷提供信息并熟練引導對話,幫助并解除了植入在我腦海中的心理陷阱,我終于被說服了?!冒?,我知道我參加過的小組實際上是一個邪教。請告訴我關于他們的所有信息。我準備好聽了?!绷_斯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她了解了被監禁的教主的性侵歷史(該組織此前曾將此事斥為惡魔襲擊),她還了解了他被指控的八項強奸罪,并在韓國關押了15年?!绷_斯說。

伊麗莎白在那之后有了轉變。

“當我身處邪教時,我對真相一無所知,我學到了所有我能學到的東西,然后開始了漫長的康復之旅。瑞克多待了一天,他和我聊天,幫助我理解在我身上所發生的事情?!彼^續說。最后,伊麗莎白走上了治愈之路。  

邪教的演變

四十年后,在羅斯的職業生涯中,他第一次認識到了自己的局限。在他職業生涯的早期(當他從“統一教”“大衛教”等其他邪教手中拯救人們時) ,他對邪教、邪教教主、他們如何招募信徒以及他們對信徒的期望更加清楚。當時的查爾斯·曼森、吉姆·瓊斯和大衛·考雷什是聲名狼藉的精神變態,無可爭議的精神錯亂,公然虐待他們的追隨者。他們招募信徒多在大學各類協會和音樂節等開放的公共場所進行。羅斯幫助人們從邪教的手中救出所愛的人——如同解救被綁人質一樣解救他們。

然而,邪教一直在演變。如今,招募行為都在網上進行。這些目標很難被保護起來:不知不覺中被紅迪網(Reddit)吸引的13歲受欺負兒童,偶然間在推特上看到長篇大論、患有創傷后應激障礙(PTSD)的伊拉克戰爭退伍軍人,或者多年來一直與精神疾病作斗爭的人。像“Q”這樣的邪教頭目有時是未知的,甚至可能不是個人而是團體,并且可能永遠見不到他們的追隨者。他們如何剝削信徒,或者他們的目標是什么,往往變得更加模糊不清。

“網絡邪教是一種新興且日益增長的現象,”羅斯反映道,“他們在網上招募人員,通過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照片墻(Instagram) 等社交媒體平臺維系在線會員,甚至還有優兔(YouTube)視頻和播客。他們利用視頻軟件(Zoom)與信徒交流,通過貝寶(PayPal)收款,基本上都是在網上運行一切?!?

這是羅斯碰壁的地方。雖然無數家庭成員打電話向他征求意見,但沒有人聘請他干預“匿名者Q”(QAnon)或其他意識形態和陰謀論,因為羅斯告訴他們對于許多此類案件,他亦無能為力。

“你無法戒除精神疾病,你也無法對一個人多年來深信不疑的信念進行解碼。所以說這是一種新現象,‘匿名者Q’比典型的破壞性邪教要微妙得多。參與其中的人有心理和情感問題的歷史?!彼忉屨f。

今年1月6日的一項研究發現,三分之一的被捕獲者之前曾被診斷出患有躁郁癥、偏執型精神分裂癥、抑郁癥或創傷后應激障礙。

“他們感覺不舒服,”羅斯說,“他們已經深受困擾,所以他們加入了‘匿名者Q’。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匿名者Q’有著悠久的歷史,這些人有著根深蒂固的信念,這些信念會成為陰謀論的論據,無論它是否是宗教信仰、反政府行為或是陰謀論,對此我無能為力?!?  

等待一個窗口期

羅斯希望這些信徒的親人不要失去希望。然而,對于大多數人來說,他的建議可能太難實施了。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保持溝通,”羅斯解釋說,“不要切斷與他們的聯系!跟他們保持聯系,與他們溝通,避免爭吵,避免打架,只需在場即可。陪伴在他們身邊,確保他們明白你就在那里,你不會離開,你關心他們并希望與他們保持聯系?!?

在那之后,羅斯說,你必須“等待一個窗口期——那個人對他所參與的事情開始懷疑的契機。然后你可以以一種非常冷靜、謹慎的方式,展示相關材料,或者他們可以上網或訪問大學教育網站并閱讀有關類似群體的信息?!?

“這可能有助于弄清已經發生的事情,并幫助他們從不同的角度看待它,”他補充道,“但除非他們對另類觀點表達開放態度,否則你只是在碰壁?!碧貏e是如果他們已完全被這個群體迷住了。

對于那些深陷新時代的邪教而無法自拔的人來說,這個建議可能不受歡迎。因某些人令人痛苦的信仰而與他們斷絕關系,是個兩難的選擇,你可能還沒有準備好打這場仗。畢竟,并非所有人都有瑞克·羅斯那樣的時間和耐心。

分享到:
責任編輯:陸華濃
偷拍亚洲综合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