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海外之聲
邪教“科學教派”前成員控訴遭到非人待遇

作者:劉美玲(編譯) · 2022-09-08 來源:中國反邪教

【中國反邪教網2022年9月2日消息,通訊員:劉美玲】據美國《坦帕灣時報》(Tampabay.com)4月29日報道,2022年4月8日,三名“科學教派”前成員在佛羅里達州坦帕市聯邦法院向“科學教派”及其教主大衛·密斯凱維吉提起訴訟,罪名是在佛羅里達州非法使用童工。這份長達90頁的起訴書由高文·巴克斯特、其妻子勞拉·巴克斯特以及瓦萊斯卡·帕里斯共同提交。

 

佛羅里達州克利爾沃特市(Clearwater)“科學教派”標志性建筑,攝于2021年。原文配圖

高文·巴克斯特(Gawain Baxter)6歲時與“科學教派”(Scientology,也譯“山達基教”)簽訂了一份長達10億年的合同。高文·巴克斯特稱,他的童年是在給“科學教派”位于克利爾沃特市的旗地基地(Flag Land Base)工作中度過的,除了基本的讀寫和算數,他沒有接受過任何教育。

15歲那年,高文·巴克斯特寫了一封信給上級,他在信中表示,由于不堪忍受長期虐待以及無法接受生活條件,想要離開“科學教派”。然而,他非但沒能如愿,反而被送到了“科學教派”在加勒比海的“自由風”(Freewinds)號郵輪上工作。這一干就是14年,薪水少得可憐,有時甚至分文沒有。

周四,坦帕聯邦法院對“科學教派”頭目大衛·密斯凱維吉(David Miscavige)和五個實體教派提起的訴訟書中顯示,“科學教派”的工作人員利用高度管控的“海洋機構”(Sea Org),有計劃地販賣現年39歲的巴克斯特和其他成員?!翱茖W教派”在他們年幼時就給他們灌輸相關教義,使他們成年后無論是在經濟方面還是心智方面都不具備離開的能力。

巴克斯特夫婦和瓦萊斯卡·帕里斯(Valeska Paris)三人均在“科學教派”長大,并在“自由風”號郵輪上工作。他們說,他們的護照和身份證件都被教派沒收了。他們控訴教派實施的六項強迫勞動和奴役罪名,稱“科學教派”違反了《人口販運受害者保護重新授權法案》(Trafficking Victims Protection Reauthorization Act)。

高文·巴克斯特在一次采訪中表示,“科學教派”的所謂文化都是大衛·密斯凱維吉定義的。他補充說:“我希望看到的最好結果是能引起人們的關注,希望大衛·密斯凱維吉為我們、為那些遭受非人道野蠻待遇的人承擔責任?!?/p>

自1993年美國國稅局重申“科學教派”是一個免征稅教派以來,“科學教派”面臨的虐待指控不斷,但是極少受到法律的制裁。

高文·巴克斯特等人的起訴書還指出,“科學教派”的“聽析”法(auditing)為教派獲取大量勞動力和控制成員奠定了基礎。

“科學教派”宣稱,人類的一切苦難來源于所謂的“反應意識”,要想清除“反應意識”,可以通過和“聽析員”(auditor)談話來撫平憶和過去的創傷。

但據起訴書稱,“聽析”過程可能會是持續數小時的殘酷審問。他們經常被迫做出虛假陳述,提供足夠子虛烏有的“負面信息”,“聽析員”還會記錄談話過程中的每一個細節,以便日后用作威脅成員的籌碼。

起訴書稱,通過兒童版“海洋機構”(Cadet Org),“科學教派”將未成年人與父母分開,對他們進行進一步的灌輸和操縱。

6歲那年,在簽訂一份10億年的賣身契后,瓦萊斯卡·帕里斯被安排住在英國“科學教派”基地附近的兒童宿舍。起訴書稱,她每天要做五個小時的無償勞動,包括美化環境、洗碗和照顧新生兒等。

帕里斯說,她在14歲那年被送到克利爾沃特市的“科學教派”總部旗地基地,每天工作12到18個小時,一周工資為15美元。在與一名成年男性“聽析員”進行長達數小時的“聽析”過程中,“聽析員”審問了她有關孩提時期在“海洋機構”所經歷的性虐待。起訴書稱帕里斯“被要求理清她是如何被性虐待的,并為性虐待承擔責任”。

起訴書指出,一名“海洋機構”的高級成員多次性侵帕里斯,帕里斯向上級報告了此事,上級又向大衛·密斯凱維吉的嫂子伊麗莎白·密斯凱維吉(Elizabeth Miscavige,“科學教派”高級成員)報告了此事,然而,受到懲罰的反而是帕里斯。

帕里斯17歲時,她的母親未經允許離開了“海洋機構”。第二年,帕里斯被認定是“顛覆分子”,被送往“自由風”號郵輪,每天工作16到18個小時。帕里斯須做大量的“聽析”,并經常被迫承認莫須有的罪名。

起訴書稱,在一次懲罰中,帕里斯被關在溫度將近38度的機艙內長達48小時。

在郵輪上待了11年后,帕里斯被送往澳大利亞一個叫做“康復計劃部隊”(Rehabilitation Project Force)的工作營地。在那里,在多次要求離開“海洋機構”后,她通過了為期四個月被稱為“安全檢查”的高強度審查,方才獲準離開。

當帕里斯離開澳大利亞的“科學教派”時,她身無分文,沒有合法身份,無法開立銀行賬戶。

2011年,澳大利亞政府就“科學教派”工作營地賠償不足的問題聯系了帕里斯。從那以后,“科學教派”建了一個攻擊帕里斯的網站,該網站至今仍十分活躍。

勞拉·巴克斯特(Laura Baxter)在德國“科學教派”長大。16歲時,她加入了“海洋機構”,之后被送往“自由風”號郵輪上工作。作為加入的前提條件,勞拉·巴克斯特要接受長達12小時的審查,被問及有關性、過去犯罪行為以及與執法有關聯的具體問題。

起訴書指出,在2004年的一次生日會上,一名主管誣稱勞拉·巴克斯特試圖引起一位不知名演員的注意,作為懲罰,她被禁閉于機艙內三天,每天僅有數分鐘的吃飯時間,回房睡覺的時間也僅有幾個小時。

高文·巴克斯特與勞拉·巴克斯特于2004年在“自由之風”號郵輪上相識。兩人結婚后,高文開始考慮要過一種不同的、更好的生活,而“科學教派”告訴他這種生活是不存在的。

起訴書稱,就連有打算離開“科學教派”的想法都是一種重罪,要受到高強度的勞動懲罰。于是,巴克斯特夫婦醞釀了一個計劃。

那個時候,“科學教派”禁止“海洋機構”成員生孩子,勞動大軍里的強制墮胎做法引發大量媒體抨擊。

據起訴書稱,勞拉·巴克斯特故意懷孕并拒絕了主管要求其墮胎的要求。

巴克斯特夫婦受到處罰,被責令接受高強度的安全檢查審問,遭到全天候監視。

在2012年離開“自由風”號郵輪前,巴克斯特夫婦被迫簽署一系列文件,因全程被錄視頻,他們根本沒有時間查看這些文件。

起訴書指出,被困在郵輪上的成員只有答應“科學教派”的要求并簽署文件才能離開。

如今巴克斯特夫婦還會定期收到“科學教派”成員的恐嚇電話,并試圖誘導他們重新入教。

恐嚇電話意在提醒他們“科學教派”成員會繼續監視他們,并測試他們對“科學教派”構成威脅的程度。

分享到:
責任編輯:力楓
偷拍亚洲综合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