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海外之聲
多名兒童遭性侵!成員互相監視!更可怕的是……

作者:王妍 · 2022-11-14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美國亞利桑那州圖馬卡科里及圖巴克交界附近沙漠里,孤零零地駐扎著一片公社,這是邪教組織“天王星加布里埃爾”(Gabriel of Urantia)的駐地,它的頭目宣揚UFO末日預言,使用洗腦、監視等手段控制成員。

該組織之前名為“水瓶座概念社區”(Aquarian Concepts Community),現在全稱為“全球社區傳播聯盟”(Global Community Communications Alliance)。其頭目加布里埃爾(Gabriel),又名托尼·德萊文(Tony Delevin),自我標榜為“地球上進化最快的人類”,聲稱自己是地球上唯一一個“天人和凡人的結合體”,是馬丁·路德、亞瑟王和喬治·華盛頓的轉世。

加布里埃爾還自稱“行星王子”,是帕拉?。≒aladin)和明亮的晨星(The Bright Morning Star)兩位外星人借其“靈魂附體”。信徒們奉《天王星之書》(The Urantia Book)為主要經典教義,該書包含了外星超人關于地球人類生活的“啟示”,據說是這些外星超人趁加布里埃爾熟睡之時向其口述而得。

加布里埃爾告訴信徒,他們將在世界末日到來時獲宇宙飛船拯救。書中稱:“我是一支由3000艘飛船組成的艦隊指揮官,當末日到來時,該艦隊將參與地球疏散。你們需要幫助我們為這次艱巨的疏散任務做準備?!?/p>

幾十年來,這個邪教組織盤踞在亞利桑那州塞多納,許多孩子在教內長大。2007年,他們搬到了亞利桑那州圖巴克與圖馬卡科里交界一個封閉的大院,距離邊境20分鐘車程。在這個被稱作阿瓦隆花園生態村(Avalon Gardens and Eco Village)的大院里,生活著120名成員。一名前成員聲稱他們“囤積槍支”。

性侵孩童的罪惡被掩蓋

前成員希洛(Shiloh)近日披露,她自五六歲起被多名邪教成員性虐待多年,其中主犯為一個人。她向組織尋求幫助,組織非但未能曝光此事反而試圖極力掩蓋丑聞。

十二三歲,希洛參加了一場“咨詢會”,參會人員包括邪教組織內部所謂的心理醫生琳達·坎寧安(Linda Cunningham)和加布里埃爾的妻子妮安(Niann,又名南?!げ趟筃ancy Chase)。會上,她們表示已經通過那名主犯了解到所發生的情況,并承諾這名男子將給她寫信道歉。然而結果是,希洛從未接到這名男子的道歉信,警方也沒有接到報警,而她本人卻因此受盡指責。

這位施虐者后來甚至表示,自己對小男孩也有想法,甚至對動物也“做了些事情”。希洛回憶這些過往時痛苦不已:“他有病,應該被關押起來?!薄敖M織對這些施虐者沒有采取任何行動,說明他們允許性虐待發生?!?/p>

希洛14歲時,這名施虐者再次找上她,她四處尋求幫助,然而換來的卻是邪教頭目的警告,要求她“不要再炫耀”自己。

▲加布里埃爾夫婦對信徒講話

在播客“來自匹茲堡的所謂先知”中,主持人約瑟夫·L·弗拉特利(Joseph L. Flately)采訪了另一位小時候在“天王星加布里埃爾”遭受過性虐待的女性,她指名道姓地曝光了4名曾遭虐待的女孩,以及據稱對她們進行施虐的男性,其中不乏男孩子。

她被虐待時年僅四至六歲,施虐者是邪教組織指派的男看護,他們每天好幾個小時待在一起。他向孩子們提些非常過分的問題,讓孩子們看他的私處,甚至讓孩子們光著身子躺在他的身上。10歲時,一名13歲的男孩對她進行性侵。只要坐在一起,男孩就會把手伸進她的褲子里,數學課上他就拿一個背包或靠枕擋在腿上。

所有成員都需要定期接受強制咨詢?!叭烁裾虾涂祻陀媱潯保╰he Personality Integration and Rehabilitation Program,簡稱PIRP)由琳達·坎寧安研發設計,這是一種思想勸誘咨詢技巧,在希洛講述自己的性虐經歷時就采用了這種技巧。1973年至1989年,琳達在另一個邪教組織“錫南濃”(Synanon)度過了15年,期間花了數年時間改進強制咨詢技巧。琳達后來成為“天王星加布里埃爾”的主要頭目,被稱為瑪拉耶(Marayeh)。

琳達還開發了“籌碼游戲”(chip game),通過這個所謂游戲,成員們對彼此進行互相監視報告,而加布里埃爾最終會以書面形式指出他們如何違反了規則。琳達還從“錫南濃”帶來了名為“游戲”(The Game)的方法,每個人要在會上公開談論讓自己感到不安全和脆弱的事情,其他成員則大喊著要他下臺。房間里的每個人都要盡其所能地用最惡毒的語言謾罵攻擊他人,被攻擊者卻不得不對此表示感謝。

▲右圖:亞利桑那州圖巴克是一個安靜的邊陲小鎮,距離邊境只有20分鐘。左圖:“天王星加布里埃爾”位于圖巴克的建筑,他們在鎮上擁有多家企業。當地人知道這是一個邪教組織。

“孤兒院”

《塞多納紅巖報》2007年發表了一篇文章,前成員梅迪納(Medina)在文中披露,加布里埃爾將孩子從父母身邊帶走。在一個案例中,一位單親媽媽離開了組織,但她的孩子仍被留在社區里。

有人將加布里埃爾的大院叫做“孤兒院”,稱里面擠滿了別人的孩子。據悉,超過一半的兒童被迫與父母分開。

▲內特·漢森(Nate Hansen)2007年在《塞多納紅巖報》發表了數篇曝光“天王星加布里埃爾”邪教組織的文章

不但如此,被加布里埃爾隨意安排和拆散的婚姻,高達數十樁。讓夫妻離散,使家庭破碎,這是加布里埃爾的慣常做法。如果其他家庭成員都不是組織內成員,更是受到嚴厲對待,被完全隔絕。

一名男子在“人格整合和康復計劃”中僅得分21分,于是被要求與孩子、母親分開,經常遭到監視,被迫上課,完成書面作業,每天都要和“靈魂觀察者”開數次會。

加布里埃爾非常清楚,健康穩定的家庭關系和對愛的依戀極不利于他們控制成員,遂竭力破壞成員原本的穩定關系。成員們在組織內必須使用新名字,因為“這有助于他們遠離舊的自我”。

任何人要加入進來,都得將自己的一切奉獻給組織和加布里埃爾,加布里埃爾控制著一切。這一切包括他們的現金、銀行存款、車輛、企業、土地等所有財產。加布里埃爾曾告訴媒體,他要求成員放棄所有的金錢和財產,成員必須立下遺囑,將他和妻子妮安列為自己唯一的財產受益人。

1998年被多家媒體曝光后,加布里埃爾被迫搬離了小鎮。

醫療匱乏導致無謂死亡

前成員凱西(化名)在位于塞多納的家中接受采訪,披露了她所知道的幾起成員死亡案例,其中一名婦女死于內出血,其他人死于心臟病,死前均未接受任何醫療救助。

加布里埃爾不允許成員外出就醫,如果需要,組織內有一名“庸醫”。

約翰·瑟斯?。↗ohn Thurstin)就差點因此喪命。在他心臟驟停及腦震蕩昏迷兩天后,邪教組織還迫使他重返工作崗位。邪教頭目表示,盡管他年事已高,但重返工作崗位是他“對社區的責任”,否則將給“他人帶來不便”。

幾天后,瑟斯汀違背了邪教內部醫生勞倫斯(Lawrence)的要求,在外做了心臟手術,醫生要求他必須休息。瑟斯汀因此受到指責,被稱“冥頑固執”,“做手術是為了逃避工作”。

加布里埃爾要求:只要組織成員在外看病,勞倫斯必須在場,毫無醫患隱私。同時,為了保持對信徒的控制,所有的醫療記錄都必須交給加布里埃爾、妮安和琳達。

瑟斯汀后來患上前列腺癌,勞倫斯告訴他不要遵循外面醫生的建議,六個月內什么都不要做,不能手術,不能放化療。勞倫斯原計劃給他注射B-12抗貧血藥,但43天過去什么也沒做。

▲加布里埃爾的信徒在阿瓦隆花園生態村圍成一圈。

組織內只有一名醫生,根本預約不上,醫療服務嚴重不足,只能忍著病痛。相反,加布里埃爾試圖用自己的雙手替人們治愈疾病,稱可以將自己的力量引導到其他成員身上,不斷放大。

前成員杰基(Jackie)在播客中披露,他們如果生病,根本無法得到正規的醫療服務。有一回,他的女兒發燒到40.5度,渾身滾燙,就像被泡在溫熱的浴缸里一樣,但他無法送她就醫。女兒因此差點喪命。

貝絲·桑德貝格·萊昂尼(Beth Sundberg Leoni)擁有護理學士學位,在加入加布里埃爾的邪教組織之前曾在野外工作。她有一次給生病的成員推薦了某種減充血劑,并建議孩子們保持最新的疫苗接種,結果被停了工。

▲《天王星之書》

“天王星加布里埃爾”對離開的信徒口誅筆伐。一名前成員年僅兩歲的孩子不幸因嬰兒猝死綜合征去世,邪教組織卻稱,他兒子的死是因為他對組織的背叛。

“公主”逃離

2017年,加布里埃爾28歲的女兒德勒巴(Sanskrita Dellerba)出逃。那時候她不知道信用卡和借記卡的區別,從未進過銀行,也沒有真正開過車。當男朋友給了他的銀行賬戶、行車路線和現金,要她去銀行存款時,她緊張得瑟瑟發抖,并感到羞愧。此前她從未獨自做過任何事,去的每一個地方離組織總部都只有十多分鐘路程,而且一路有人隨行。

加布里埃爾告訴信徒,如果他們踏出塞多納的大院超過8公里,那么當地球末日來臨時,將無法得到他的保護。

德勒巴逃亡后,邪教組織派三名邪教成員飛到全國各地,最終在一家酒吧發現了她。幸運的是,德勒巴最終成功逃離,再也沒有回到邪教。

德勒巴披露,孩子們雖然在社區里接受家庭教育,但遠遠不夠,8歲的孩子還不知道應該怎么讀書。直到一位富有教學經驗的女性出現,孩子們才開始接受相對正規的教育。

事實上,與其他成員相比,加布里埃爾的孩子們算是過得很好。凱西和其他孩子每周要無償勞作40個小時,砍伐樹木,清理土地,懲罰則意味著要清理廁所和深挖溝渠。

成年信徒則每周工作超過60小時,不管是否年老生病或身體有無缺陷,無一例外。一名年逾七旬的羸弱老婦被迫工作,直到去世的最后一刻。是的,她“工作至死”,為這個組織付出了一切。

成員們生活在貧困線下,擠在帳篷、蒙古包、棚屋或車庫里,毫無隱私可言,有時甚至四五個家庭擠在一個房子里,而加布里埃爾及其家人則生活在豪宅中。

前成員拜倫·威克斯博士(Byron Weeks)形容這是一個“狂熱的邪教”:“我開始在加布里埃爾身上看到越來越多的罪惡和難以置信的狂妄自大?!睋绹敖虒<胰鹂恕ち_斯報道,加布里埃爾告訴他,他“注定要在一個被稱為‘Dandross’的隕落星球上永遠備受奴役”。

▲加布里埃爾的社區位于圖馬卡科里,距離邊境20分鐘。

沒有許可,成員不得在商店購物、購買雜貨、旅行游歷、外出工作、訪親會友。成員們甚至不允許擁有組織以外的朋友,也不允許乘坐他人的汽車。

與“人民圣殿教”一樣,年長成員的社會福利金支票由加布里埃爾領取。一名前成員聲稱,邪教組織在成員死后將其非法埋葬,以便繼續領取社會福利金。

珍妮特·赫爾米尼亞克(Janet Helminiak)去社區探望孫女,不但看到孫女的健康存在嚴重威脅,而且發現社區里的“每個人都受到嚴密監視和高度控制”。

成員們沒有選擇書籍、音樂、電視、電影、新聞的權利,每個個體無法掌控自己的生活。

一場骯臟的交易

約瑟夫·L·弗拉特利還撰寫了《新時代騙子》(New Age Grifter)一書,書中披露億萬富翁對沖基金經理邁克爾·H·施泰因哈特(Michael H.Steinhardt)秘密資助了阿瓦隆花園生態村。邁克爾的兒子丹尼爾是一名“天王星加布里埃爾”邪教成員,為了能讓兒子無條件地探望家人,邁克爾與加布里埃爾達成了一項交易,由邁克爾出錢資助這個占地1000畝的邪教農場。

▲邁克爾·H·斯坦哈特

邁克爾·H·斯坦哈特,1940年12月7日出生,是一位美國億萬富翁對沖基金經理、慈善家和古董收藏家,2014年1月登上《福布斯》雜志封面,被稱為“華爾街最偉大的交易員”。據《福布斯雜志》報道,截至2018年10月,他的凈資產高達11億美元。

杰基與邁克爾夫婦多年一直保持聯系。她在邁克爾位于紐約的頂層辦公室見到了他和他的律師,向他們詳細匯報了這個邪教的內部運作情況。

為了能夠與兒孫保持聯系,邁克爾夫婦不得不這樣做,杰基對此表示理解,但“不幸的是,為了解決問題,從某種程度上說,他們幫助了邪教”。

丹尼爾和他的家人因此擁有其他組織成員所沒有的特權,可以離開大院,外出旅行,去紐約看望家人。

這個邪教組織在圖巴克擁有一棟建筑和多家企業,包括旅行社、律師事務所、特色民宿和臨終關懷中心。丹尼爾·斯坦哈特則在那里經營著他的房地產公司。

末日拯救計劃?

加布里埃爾過去曾多次預測過世界末日,告訴信徒們宇宙飛船將要拯救他們。他們建了掩體備了物資,為世界末日的到來做好了一切準備。當謊言破滅時,他巧舌如簧地進行解釋和掩蓋。

加布里埃爾最近再次警告說,世界末日即將到來,數百萬人會在磨難中死亡,耶穌將在2024年乘坐“四個州”大小的宇宙飛船回來,而他的信徒就像海軍陸戰隊訓練到最后時刻的士兵,擁有“四維空間”之路。

加布里埃爾70多歲了,變得虛弱和焦慮,女兒的離開讓他更加憤怒。自從搬到圖馬卡科里后,加布里埃爾不斷加強控制。成員們住在封閉的大院里,嚴格遵守更加嚴苛的規定。

據悉,加布里埃爾的兒子阿馬登將接管邪教的指揮權。

事實上,在成為一名“大師”之前,加布里埃爾不過是個普普通通的賣鞋的。

分享到:
責任編輯:力楓
偷拍亚洲综合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