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國外邪教
性侵男童、酷刑馴服、精神恐嚇……揭秘秘密社區的黑暗歷史

作者:若文 · 2021-12-09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尊嚴殖民地”(Colonia Dignidad)是二戰后逃離德國的納粹分子保羅·沙法爾(Paul Schafer)逃亡智利并建立的一個孤立殖民地,也是一個秘密的極端精神團體社區。它因拘禁、實施酷刑和謀殺持不同意見者,使用鐵腕手段控制信徒而臭名昭著。

如今,已很少有人了解這個可怕的精神團體。日前,澳大利亞雅虎新聞對其進行了詳細的報道。

▲“尊嚴殖民地”里的孩子們經常被虐待。來源:《殖民地:揭開智利的黑暗過去》

雅虎新聞稱沙法爾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人類之一,他的殘酷行徑世間罕見。

據報道,沙法爾出生于德國波恩,學生時代的一次事故使他失去了右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他曾作為軍醫參戰,而在后來,他卻聲稱自己右眼殘疾是戰爭導致。

▲“尊嚴殖民地”的頭目保羅·沙法爾

二戰結束后,沙法爾在一家德國教會當青年牧師,有消息說他性騷擾男童后被免職。之后他成了獨立傳教士,身穿皮短褲,漫不經心地彈奏著吉他,游蕩德國鄉間,鼓動人們向他懺悔。

據報道,到1952年,沙法爾身邊已聚集起了許多追隨者,主要是戰爭寡婦和她們的孩子。1959年,沙法爾又一次被指控對兩名男童進行性虐待,德國地方當局對他提出指控并簽發逮捕令,沙法爾隨后逃往智利。

到智利后,沙法爾依舊不改納粹本性,很快就把一些智利修女趕出了她們的土地,并建立了一個自己的營地,周圍布滿鐵絲網、武裝警衛,還有他安排的惡犬。營地居民大約六人一組,都穿著類似德國上個世紀30年代風格的服裝。每個人每天要工作12小時以上,且沒有任何報酬。

▲“尊嚴殖民地”內的孩子們 來源:雅虎新聞

雅虎新聞報道稱,沙法爾在這里搭建了一個自己的“王國”,成為說一不二的獨裁君主。

他的追隨者們被迫在這片土地上勞動,異性成員不得擅自接觸,成員們不得不經常向沙法爾承認自己的“罪過”,“有罪之人”常常在聚會和用餐期間遭到公開羞辱,而女性則被認為天生就有罪。孩子們與父母分開,由嚴厲的“阿姨”和“叔叔”在男女分開的宿舍里撫養。和外界的任何接觸也是被禁止的——廣播、報紙甚至是日歷都不能出現在營地內。

報道稱,沙法爾這樣做的目的其實是和大多數極端精神團體頭目一樣,不希望他的追隨者有其他崇拜和信仰的對象。這也是為什么幾乎每一個極端精神團體甚至邪教的頭目喜歡拆散家庭,喜歡限制追隨者可以獲得的信息,以確保他必須是信徒心中獨一無二的領導者。

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沙法爾也不允許他的追隨者過任何節日,禁止一切慶?;顒?,他認為這都是為其他宗教而設的。

甚至有一年圣誕節臨近,當生活在“尊嚴殖民地”里的孩子們開始對即將到來的圣誕老人感到興奮時,沙法爾竟要求他的一名追隨者打扮成圣誕老人模樣拜訪幼兒園,然后沙法爾拔出手槍射中了圣誕老人。不過,這是沙法爾偽造的場景,他并沒有真的殺死這名追隨者,但是他通過“謀殺”圣誕老人這樣的方式恐嚇孩子們,告知追隨者,任何人都不允許慶祝圣誕節。

而這一切還只是悲劇的開始。

▲在“尊嚴殖民地”下落不明的人

“尊嚴殖民地”不僅僅是一個以農場為基礎的極端精神團體社區,它還到處設有秘密房間,包括地下。

▲“尊嚴殖民地”布滿秘密地下室,有些是刑罰室。

據雅虎新聞報道,沙法爾除了是個納粹分子,還是個虐待狂。他最喜歡的方法是電刑,將受害者綁在金屬床架上并將電極連接到他們的內褲區域,以及訓練狗攻擊不聽話的人的生殖器官,以此來保持營地成員的服從性。

沙法爾定居智利后,虐待以及猥褻兒童的行徑并沒有停止。有報道稱,沙法爾經常要求他的追隨者將營地內的男孩送到他的房間。

在他的罪行被曝光后,“保羅叔叔”(沙法爾全名為保羅·沙法爾)也成為智利戀童癖者的代號。

▲老年的保羅·沙法爾 來源:《衛報》

據《衛報》報道,后來,沙法爾于上世紀90年代末從“尊嚴殖民地”失去蹤跡。1996年,眾多該社區原住民向警方報告了自己的親身經歷,圣地亞哥一名法官簽署傳票,指控沙法爾虐待兒童。但盡管警方經常搜查該社區,卻一直沒有發現沙法爾,一直到2005年,他才被發現藏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附近一個昂貴的別墅小區內。

2006年5月24日,沙法爾因對25名兒童進行性虐待而被判處20年監禁,并向11名未成年人支付約合150萬美元的賠償。

2010年4月24日,88歲的沙法爾因心力衰竭在智利圣地亞哥監獄醫院死去。

▲“尊嚴殖民地”更名為“巴維拉村莊”。來源:雅虎新聞

另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至少有100人被認為在“尊嚴殖民地”遭謀殺。如今,“尊嚴殖民地”已更名為“巴維拉村莊”(Villa Baviera),成為擁有德國主題餐廳和酒店的旅游勝地。

一切,似乎又恢復了平靜。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偷拍亚洲综合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