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母親信“全能神”去了韓國 我想尋找她

作者:Lasia J · 2022-03-25 來源:反“全能神”聯盟

尋媽媽殷芳玲,全家所有人都在等你回來,快回家吧,外面很寒冷,家里很溫暖!

媽媽1969年出生,名牌大學畢業,是個文化人。20世紀90年代單位改制破產,媽媽成為下崗工人。2010年姥爺去世,媽媽怕姥姥和姥太(姥爺的母親)傷心,還得照顧姥太,就搬去20公里遠的姥姥家和她們同住。我高中住宿,周末才回家,她只需要周末回家照顧我,爸爸工作日就隔三岔五地回趟姥姥家與她相聚。日子就這樣過了一年,姥姥爺的母親也去世了。媽媽怕姥姥孤獨,一直在她那住著,也找了份工作。就這樣,白天媽媽上班,姥姥一人自己在家。

我姨怕姥姥天天瞎想,開了個小店讓她去看著,平常也有人去店里聊天陪她。這個時候,有“全能神”信徒盯上了獨自一人開店的姥姥,就專門去向姥姥傳教。姥姥聽得多了也就慢慢信了,還拿回幾本書,晚上非得讓下班的媽媽看。媽媽每天上班都挺累的,再加上是傳教方面的書,也沒啥興趣,開始也都糊弄姥姥。但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大概是過了幾個月吧,媽媽把書看完,也漸漸看進去了,包括也參加“全能神”聚會什么的,慢慢就陷進去了。

這時候我都上大學了。大一暑假,媽媽突然問我信不信有“神”。因為大學一舍友信基督,她偶爾也帶我去聚會,我覺得挺好,也沒啥反感。于是媽媽就帶我一起慢慢看,給我和爸爸講。開始我還挺新鮮,但是讓我長時間去做,我就不是很喜歡。我開學了,媽媽還把我轉到了學校那邊的聚會點,我也是偶爾去一下。說實話,我也害怕他們說的報應,但我內心已慢慢開始反感。

慢慢地,媽媽越陷越深。爸爸剛開始也覺得沒什么,后來媽媽也不工作了,整天騎自行車去這里去那里,到處亂跑,爸爸就有意見了。再加上在姥姥家住了好幾年,媽媽偶爾才回家照顧爸爸,爸爸心里肯定有怨言,就開始爆發爭吵,大的小的不停爭吵。2016年以后媽媽甚至開始出遠門,爸爸說了也不聽,我也說她都沒用,姥姥還在背后支持。媽媽一直想讓我跟她一起,但是我特別反感這些,她一對我說我就很不耐煩,她就嘆氣無奈。

畢業后,我回家工作,很快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媽媽這時已經謀劃著出國一兩年了。她向往視頻里的美好生活,多次跟我聊起來,我都冷漠地回應她?,F在回想,那時的我正是把媽媽往外推啊。

2017年,姥姥生了一場大病,在醫院住了大半年,媽媽也已經大半年沒回家了,根本聯系不到她。2018年一天,媽媽突然回來了,她到醫院伺候姥姥。姥姥非常開心,第二天的化驗數據立馬變好了很多很多。就這樣住了半個多月,姥姥出院了,媽媽又嚷嚷著要走。這一次,媽媽完全做好了出國的準備,姥姥全力支持,給我們全家氣的。那年五一,我對象第一次來到家里。我提前跟媽媽說好了,讓她務必要見我對象一面,她這才等到那時候,否則跟人約好的是提前幾天走。爸爸提前把媽媽的身份證藏了起來,走的那天,因為媽媽找不到身份證了,他倆又發生了爭吵。媽媽發瘋了一樣,爸爸最后沒辦法,還是把身份證給了她。媽媽于是去了姥姥家,第二天,姥姥打電話說媽媽不告而別,電話里哭得不行。我覺得姥姥在騙我,媽媽不可能走之前不跟她說。就這樣,媽媽一走了之,我再也沒見過她。

媽媽剛走的第一年,我每次去姥姥家都會問起媽媽的情況。姥姥啥也不說,就說不知道,我很生氣,因為我知道她有媽媽的消息,氣氛很不愉快。后來再去看望姥姥,我索性就不問了,冥冥之中覺得只要姥姥不透露,媽媽應該就是安全的吧。

2018年5月,媽媽從我家離開。當年10月,我結婚她沒有來。后來通過想辦法,我才查詢到,就在我結婚的那個10月,媽媽飛往了韓國,再也沒有回國的痕跡。

這三年來,我一直控制自己不去想她,似乎不想就不會思念。我也不敢在爸爸面前提她,因為他這十年過得也很辛苦,性情大變。我只能忍受著,不敢去遠地方工作生活,怕留爸爸一個人太孤獨。

現在,我也當了母親,兒子剛四個多月。慢慢地,我對母親的思念再也抑制不住,常常一想到她就淚流滿面。我想知道母親是否平安健康,想知道她是否吃飽穿暖,想知道她是否也在思念著我們……

我打破了我自己的畏縮和逃避,后悔了從一開始的不作為。

我想尋找我的母親!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偷拍亚洲综合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