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真實故事!為了解救媽媽和妹妹,她臥底這個組織,發現讓人不寒而栗......

作者:正義的向日葵 · 2022-03-31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無邪君說這是一篇“全能神”邪教受害者家屬的口述實錄。受“全能神”蠱惑,2016年,作者“正義的向日葵”的媽媽和妹妹先后離家出走。一年后,媽媽回家,暴瘦30斤,而妹妹自扔下一雙兒女至今杳無音訊,那時小兒子剛出生5個月……為了找回妹妹,作者臥底“全能神”近三個月,以親身經歷記錄下邪教精神控制的整個過程。

希望每位讀者用心看完這篇近6000字的長文,里面有最真實的人間騙術。

“防病于未然,治病于未發”,愿天下無邪!

媽媽信了“全能神”,還把妹妹拉下水

老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信神,最早是跟我外婆信的基督教,記憶中我家的墻上貼過基督教的畫報,后來不知道什么時候起,老媽被別人拉去信了“全能神”。高中以后,我一直住校讀書,畢業后參加工作到了外地,一直沒有認真關心老媽信教的事。

真正知道老媽信這個“全能神”邪教是在2014年5月,當時山東招遠“全能神”殺人惡性事件發生后,各大媒體、網絡都在輪番報道??吹竭@個新聞以后,我的腦子里突然跳出老媽以前曾經拉我信“全能神”的記憶,但那時候因為我在家的時間少之又少,每次過年回家只有短短十天左右,就沒有搭理她。我心情很復雜,不愿相信老媽信的是這個邪教。

我立馬打電話回去求證,電話接通后我剛張嘴說這個事情,老媽就把電話掛掉了,再打就不接。因為妹妹在老家生活,我就給妹妹打電話,想側面了解老媽的情況,電話通了,妹妹也很慌張的樣子,沒等我說完也把電話掛了,那一刻我意識到妹妹也被老媽拉下水了。

我又打電話給在外面定居的弟弟,問弟弟知不知道這個事情,弟弟說知道老媽信“神”,但是具體信什么“神”不知道。弟弟安慰我說應該沒有多大的事,可能是新聞夸大其詞。

▲2014年5月28日,6名“全能神”信徒將一陌生人視為“邪靈”“惡魔”毆打致死

因為我在外地,也沒有辦法回去干涉,唯一能做的就是持續關注跟蹤“全能神”相關報道。我看到很多受害家庭發的帖子,很震驚這樣的邪教對社會、對家庭造成這么大的影響,妻離子散,嚴重的家破人亡。我很難相信,光明之下竟暗藏如此多的黑暗和罪惡。

媽媽和妹妹雙雙離家出走,我家就像得了“癌癥”

沒過多久,妹妹第一次離家出走,家人當時還以為她過幾天就會回來。為了面子,我爸過了一個月后才打電話告知我和弟弟。我爸、妹夫、弟弟和我通過各種渠道到處找她,可是她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一點音訊也沒有。

大概過了一年多,警察通知我家人,說是找到了妹妹,就在我們縣城不遠的一個鎮上,據說她已經是做了“帶領”,其中一個信徒把她供出來的。我們這才知道,這一年多里,妹妹一直藏匿在一個“接待家庭”里,從不出門。

妹妹第一次離家出走時,大女兒已經7歲了。2015年回來以后,我們全家人都苦口婆心地勸她,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要珍惜家庭、好好過日子。不知是出于內疚還是執迷不悟,無論大家說什么,妹妹都默不作聲,我們都往好的方向想,把她的不回應當成心有愧疚。

2016年,妹妹生了小兒子,我們以為她回心轉意了,于是放松了警惕。兒子剛5個月,妹妹再一次離家出走,不到一個月,老媽也離開了家!爸爸一個堅強的大男人,在電話里掩飾不住的悲傷,我感覺天都塌了:原來之前網上看到的帖子不是危言聳聽,這個事情實實在在地發生在我的家庭。我對“全能神”邪教恨之入骨,對拉了妹妹下水的老媽也充滿了怨恨。

時間在日復一日的煎熬中慢慢過去,在媽媽和妹妹出走的這些日子里,最難過的是我老爸。老爸一輩子為了家和兒女,吃苦耐勞,任勞任怨,本來我們曾經是他的驕傲,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對他簡直是致命的打擊,每次打電話回家老爸的情緒都很低落,說不了幾句話就哭。

從那時開始,我家就像得了“癌癥”,過去那種其樂融融的氛圍一去不復返,逢年過節別人家里團圓幸福,我們家里悲傷思念的情緒蔓延,吞噬著每個人的心。大家每天都在期盼老媽和妹妹哪天突然回來。

媽媽暴瘦回家,拉我入教

轉眼到了2017年“五一”勞動節,離家一年的老媽自己回來了,之前從老家出走,回來直接來到我家。我問老媽去了哪里,她痛哭流涕但啥也沒說,我當時既心疼又難過,不敢繼續追問?,F在回想這就是邪教的伎倆,利用親情對她們的包容,讓家人輕而易舉就原諒了她們不負責任的離家。迄今為止,我也不知道那段日子老媽去了哪里,做些什么,我唯一知道的是,回來的她暴瘦了30多斤。

老媽說要住下來給我帶孩子,我生孩子時她都為了信“神”對我不管不顧,現在主動提出要幫我帶孩子,著實讓我感動了一把,其實后來我才知道,老媽別有用心。我發現老媽經常站在陽臺或廚房的窗邊,有時又把門關得很嚴,感覺神神秘秘的,應該是在跟她接頭的人對接。這個邪教真的是太厲害了,老媽從來不使用電話,她是怎么和那些人接上頭的,跨省無線又是怎么聯絡上的?我怎么也沒想明白。

2018年,我的身體出了一點狀況,投資也出現重大失誤,造成了很大的損失,那段時間我的心情很是低落,老媽就趁機就想拉我入教。

我正好相對空閑,就想著看看這個邪教到底有什么威力,讓我的老媽和妹妹如此癡迷。我試探著問她怎么信“神”,是你和我們一起信嗎?她說不是的,她說“神”會安排,會有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來給我們講道,讓我們學習領會“神”的美意,等等。

我做出認真聽的樣子,老媽感覺我對“神”產生了興趣,高興得不得了,從房間里拿出來幾張劣質的印刷宣傳資料,讓我好好看看。為了不打擾我看“神話”,那幾天,家里的什么事情老媽都不讓我干,還主動帶女兒出去玩。

將計就計,“臥底”生涯開始

三天后,家里來了兩個女的,客套幾句就開始問我的情況。當時我很好奇,就問她們是做什么工作的,住在哪里。她們光笑,也不正面回答我,老媽在旁邊提醒說,教會的規定是不能打聽這些,不能留聯系方式的。因為這是第一次接觸,她們也沒有多說什么,就問了一下我的情況,拿了幾本資料給我看,讓我凡事依靠“神”,說什么“神”會給我們想要的東西,跟我約定一周過來聚會一次。


她們的聚會安排確實“人性化”,基本上根據“獵物”的時間走。比方說你是上班族,那么她們會將聚會安排在晚上七點,如果你時間相對自由,則一般都會選擇下午兩點,因為那時候小區人少,進出相對安全和自由。

后來她們開始慢慢給我提高強度和頻率,要求我一周聚會兩次,平時工作日晚上一次,周末再一次,每次大概一個半小時。每次聚會時,門窗都關得嚴嚴實實,窗簾也拉上,先是問你這幾天的“學習”情況,有什么想法,然后再和她們一起“吃喝神話”,就是每個人讀一段書上內容,把這一段的感想說出來。

在你講述這幾天發生了什么事情的時候,她們就在一旁察言觀色。你如果說遇到了好的事情、幸運的事情,她們就說是“神”賜予你的,如果遇到了倒霉和不開心的事情,就說“神”正在考驗你。

聚會一個月以后,她們就開始問家里的情況,比如老公會不會反對你信“神”,會不會阻攔你,借機慢慢給你洗腦。如果家人阻攔你,就說“神”的作工就是這么奇妙,為什么大部分普通人都沒有信,就你信“神”了,因為你是“神”預備的人,是“神”千挑萬選的那個人。通過這樣的語言對你進行洗腦,讓你感覺自己信了“全能神”非常了不起,你比其他人優秀才被“神”選進來的,你是“神”的選民,應該感到萬分榮耀。

每次聚會,她們都會說社會上發生的事情,全部都是負能量的。比方說瘟疫,比方說戰爭,比方說饑荒,比方說哪里發生了什么災難,發生這些災難都是因為人抵擋“神”,“神”在懲罰人類。她們會給你一個MP4,里面存著一些海嘯、地震、靈異類視頻,視頻的內容均以不信“全能神”受到報應,信“全能神”得到庇護為主題。

每次聚會,她們都會給你灌輸社會的陰暗和人性的丑陋,目的就是把你的思維引向這種負能量的東西,讓你覺得這個世間都不值得,只有“神”的國度才是人們應該向往的。

活在這個世上,每個人都不容易,都會遇到困難,她們就是抓住了這一點。而且每次就會重復和放大現實社會生活中的矛盾,說什么現在的離婚率這么高啊,現在的孩子這么難管呀,父母子女之間、夫妻之間存在種種矛盾啊,等等。

然后告訴你,“全能神”就是來打破家庭這個枷鎖的。從心理學上面來講,這個影射和暗示的力量是非常厲害的,謊話反復說,連自己都信了。

外出聚會,遇到為了信“神”流產的年輕女子

從第二個月開始,她們安排我這樣的新人學著禱告。聚會的流程為:交流心得——“吃喝神話”——跪地禱告,時長一個半小時左右。每次禱告,大家跪在地上,嘴里嘰里咕嚕說了一通,先把“神”贊美得高高在上,再把自己貶低得豬狗不如,最后讓“神”懲罰自己、審判自己、考驗自己。

一次聚會中,有個小“帶領”說我素質高、有文化、會電腦,可以為“神家”多做事,說“神家”就喜歡我這種高素質的人,問我能不能幫她們編輯一些文字,又讓我寫一下自己的感想和認知,我以工作忙為借口拒絕了。

此后,她們又想讓我跟著到其他地方聚會。因為老媽媽年齡大了,不會開車,乘公交車也暈車,基本上就是只在我們自己家參加聚會,不怎么出去,要知道以前在老家小地方的時候,老媽活動得很猖狂,經常騎電瓶車出去就是一天。

在這里外出聚會的安排是,一個女的先到我家附近把我接上,然后我開車跟在她的電瓶車后,七繞八繞來到了一個類似城中村的地方,這里到處是七零八落的出租房。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有4個人,都是女的,其中有一個人從河南離家來到這里,年齡大概在二十二、三歲左右,說自己為了信這個“全能神”,把老公拋棄了,曾經懷孕有了孩子也毅然流產了,說什么為了“神家”,她愿意付出所有!

這個年輕女子應該是一個小頭目,現場給大家講道。我一共出去聚會了兩次,兩次的地點都不一樣,每次都是四五個女的,年齡在二十幾歲到五十歲之間。聚會其他的流程和在我家時一模一樣,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到第二家聚會時,我發現她們的床底下有很多建筑材料用的那種大塑料桶,里面塞了很多很多資料。她們從里面把資料拿出來給每個人看,那個桶很重很重,是從床底下使勁拽出來的。

我不知道她們是不是故意安排好的,一步一步設好的圈套。比方說剛開始,她們會讓你關注這個社會的丑惡、人性的丑陋,給你滿腦子灌輸進負能量的東西,先是讓你懷疑這個社會,讓人質疑親情,再給你講這個“神家”有多么多么美好,給你講伊甸園的生活多么多么讓人向往,沒有憂愁沒有煩惱、豐衣足食,簡直是享不盡的榮華富貴,與現實生活形成鮮明對比。同時,這些人自稱是你的“姊妹”,對你噓寒問暖、關懷備至,目的是把你的心拉攏過來,慢慢滲透,慢慢洗腦。

不愿為“神家”舍棄,臥底身份暴露

第三個月,她們希望我每周能夠聚會三次。她們問我,你愿意為“神家”效力,愿意為“神家”舍棄嗎?我問效力是不是奉獻,舍棄是什么,是不是要離家出走?我說的這個話引起了她們的警覺,她們讓我寫起誓書,我直接拒絕了。我問,如果我是“神”揀選的人,還用寫起誓書嗎,這不是質疑“神”的眼光嗎?她們沒有強迫我,這次聚會不歡而散。

回到家以后,我跟老媽說起這個事情,想試探她。老媽說如果是“神家”需要,那么“神家”安排你做什么,你就要服從安排,這是“神家”的美意,是“神家”對你的認可。

我問,如果我離家出走,我的女兒怎么辦?老媽說“神”都會給你安排好的,不用擔心。我反問老媽,妹妹出走了這么久,她的女兒和兒子那么可憐,這也是“神家”給安排的?我問媽媽,媽,您應該知道妹妹在哪里吧?讓妹妹看看自己的孩子天天哭著找媽媽,還要忍受其他孩子異樣的眼光,“神家”就是這樣安排的?老媽嘴硬地說,妹妹是出去作工去了,是“神家”給她安排的。我跟媽媽說,如果為了信“神”,連自己的骨肉都拋棄,那就是豬狗不如,虎毒還不食子!妹妹這樣一聲不吭地離家,沒有任何音訊,簡直就是鈍刀子剌肉,傷害了自己最親的人。

至此,我的臥底身份再也演不下去了,反倒徹底激起了我對“全能神”的新仇舊恨!我在老媽面前把“全能神”邪教詛咒了一番,接著一連串地反問老媽,把老媽問得啞口無言,氣得渾身發抖,說我作天作地走著瞧!

我要離開,她們反復勸誘恐嚇

我打算做這個臥底時,老公正好出差在外,我打電話告訴的他。他當時也沒有意識到這個邪教危害這么大,電話里還說我吃飽了撐的,讓我不要耽誤了孩子。第三個月,老公回來了,我當面把經過告訴他。

和她們撕裂后,兩個女子到家里來找我。第一次,我對她們沒有好臉色,說想讓我繼續信可以,但是你們要把妹妹在哪里、現在什么樣告訴我。她們倆人一看就是做了分工,一個人唱紅臉一個人唱白臉。一個人溫柔地答復勸誘我,說這都是“神家”的安排,說什么她們與妹妹不是一個“牧區”的,她們也不知道妹妹的情況;另一個人用“神話”恐嚇我,說背叛“神”就是要遭報應。

大概又過了一個月,又來了兩個女的,其中一個見過。那時老媽有事回老家去了,她們看到我老公在家,就說找我有點事情,讓我到小房間把門關上,我還以為是要告訴我妹妹的消息。關上門,她們直接問我到底是什么想法,一上來就有點那種原形畢露、咄咄逼人的感覺,我當時就不耐煩了。我出去告訴老公,說她們兩個是過來威脅我,讓我回去信“神”的。

老公當時就很生氣,一米八的他沖過去把門一下推開,惡狠狠地說,你們兩個闖到我們家來干什么,都不要動,我要報警啦!那兩個女的嚇得不得了,說她們沒有惡意,只是想來問一下情況,說如果我不信了,以后不會再來打擾我,然后急急忙忙奪門而出。

從那以后,再也沒有“全能神”信徒過來騷擾我。我曾經三次遇到過同一個信徒,有一次在超市,有兩次接女兒,她從來不敢跟我打招呼,也沒有再來往,更不敢來我家騷擾。

以上就是我潛入邪教內部的整個過程。時間不長,憑記憶整理出來的,如果有家人剛剛被洗腦,可以用這些反洗腦。

從我自身的經歷,我覺得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邪教把信徒囚禁起來。它們囚禁的是信徒的思想,完全把信徒的思想給洗腦了,如果信徒自己思想不能轉變,外在就需要投入數倍、十數倍甚至數十倍的力量才能改變,這是我自己的一個認知。

從老媽這么多年的所作所為,我感覺這個“全能神”邪教就是精神PUA,就是完全把人的思想給控制了。只要控制住你的思想,不需要控制你的人身,你也失去了自由。這就是為什么邪教傳了很多人,那么多人沒有走火入魔,認清現實后回頭是岸,但有些人越陷越深,甚至付出整個人生。

一般情況下,針對不同類型的癡迷人員,解救的側重點也有所不同,要全方位剖析問題,認清“全能神”的邪教本質。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會有越來越多的“全能神”邪教受害者擺脫邪教的精神控制,重新過上正常生活!

希望天下無邪!

希望我們的受害家人能及時醒悟,回歸家庭!

希望國家政府繼續重視邪教帶給社會的危害!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偷拍亚洲综合2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