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圓滿夢醒悔已遲——層次最高的副站長也沒能升天圓滿當神仙

作者:趙秀 · 2022-08-16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我叫李之香(化名),生于1956年3月,是山東省安丘市某服務公司退休職工。我曾經為了祛病健身而被“法輪功”所吸引,以至深陷其中,整個家庭都被攪得不得安寧,幸虧反邪教志愿者們的及時引導和積極幫助才使我徹底認清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的邪教本質,真正擺脫了邪教組織的精神控制,跳出火坑,免遭其害,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與“法輪功”決裂之后,我生活得很幸福,可是以前的一些“功友”們卻被李洪志害慘了,輕者與家人反目成仇導致家庭破裂,重者身患重癥甚至做著“升天圓滿”的美夢與世長辭。

今天要講的,是當地一位輔導站副站長的故事。她叫張月蘭,生于1939年4月,是安丘市白求恩醫院退休醫生。在當年她是“學法”最早最精進的,“層次”也是最高的。當年的張月蘭精明強干,能說會道,加上多年的醫生工作經歷,在當時的“功友”中威信很高。而且她還經常積極地傳送“經文”,組織“學法”、交流,很快就被指定為我們的站點負責人之一。一起學法時,她要求我們把“練功”當成頭等大事來做,不能老想著家庭,也不能老想著工作,必須全身心地投入到“大法”當中。記得她還這樣說過:我們要好好學“大法”,其他的比如說電視就不要再看了,廣播也不要再聽了,報紙啊、雜志啊就更別讀了。她說這是她的經驗,還要求我們腦海中只能有“師父”這個“宇宙主佛”存在。

對這樣一個又能干又對“師父”忠心耿耿的站點負責人,我們覺得她簡直就是“師父”在安丘“法輪功”圈里的化身,所以我們事事向她學習,以她為楷模。她在組織我們“練功”之初,就用十分肯定的語氣告訴我們:“師父”把練功心得都寫在《轉法輪》等書里了,只要我們認真“學法”“傳法”就能“上層次”“開天目”“白日飛升”,最后成為“佛道神”!她還號召我們“應該為大法做點事情”,于是,我們在她的帶領下都買了《轉法輪》《精進要旨》等書籍,還買了錄音機、音像磁帶、練功服。我們都覺得,如果安丘只有一個人能“升天圓滿”當神仙,那么這個人一定就是張月蘭。

“師父”說疾病災難都是生生世世積攢的“業力”造成的,只有通過練功才能“消業”,吃藥打針是不能徹底治病的。作為精進的“大法弟子”和站點負責人,張月蘭時時刻刻警告我們要聽“師父”的話,要相信“大法”,不要上醫院看病,否則永遠不能“消業”。她還信誓旦旦地說自己以前患有嚴重的高血壓等疾病,雖然自己是醫生但從來不吃藥不打針,而是一直堅持練功“消業”,所以身體完全康復了。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后,她通知我們說:“師父”講了,現在“大法”蒙難了,要求所有“大法弟子”去掉最后的“執著”,走出去“講真相”,只有去掉“怕心”、經受住考驗才是真修弟子,才能“上層次”,才能“圓滿”。她經常說,“圓滿”當神仙比人世間的所有親情都重要,還大談特談自己在“去掉名利情”方面就做得很好,丈夫兒女都不放在心上,心中只存“大法”。當時給我的感覺是,她從不把自己當作“凡人”來看,甚至自我感覺離“升天圓滿”就只有一步之遙了。

為了“長功”“上層次”,她經常約我們偷偷摸摸地到處張貼“法輪功”的宣傳標語,不斷地參與“弘法”“護法”活動,為“法輪功”不遺余力地“工作”。

2008年夏天奧運安保期間,張月蘭又要出去“講真相”,拿著一撂“真相材料”就匆匆下了樓。剛到樓下,她一抬頭看到不遠處有幾個穿制服的人,于是急急忙忙就往樓上家中跑去。張月蘭由于心虛,慌亂之下竟然把大腿摔骨折了,只好強忍著劇痛回了家。此時的張月蘭并沒有質疑“師父”的“法身”為何沒有保護自己,反而認為這是“師父”在考驗她。

兒子兒媳回家后,發現她的腿受傷了,立刻就要帶她去醫院看病??墒菑堅绿m認為現在所受的苦都是“師父”在修煉路上的考驗,是“師父”在為她“消業”,不能吃藥,更不能去醫院,只要挺過去就能“上層次”,將來就能“圓滿”,就能去金光閃閃的“天國世界”,于是無論兒子、兒媳怎樣苦口婆心地勸說也毫無效果。

兒子也是一名醫生,當然知道病情是耽誤不得的,萬般請求無果,流著淚下了跪,請求母親就算為了兒子也一定去看病,別讓外人說兒子是不孝之子??墒菑堅绿m卻聽不進去,她無動于衷,甚至在心里把兒子兒媳當成“魔”,恨他們在破壞“大法”。

大腿骨折的張月蘭,由于一直不去就醫,病情越來越嚴重,她再也不能出去“講真相”了,再也不能“弘法傳功”了。聽說有幾個層次較高的“同修”還到張月蘭家集體念《轉法輪》、“發正念”,試圖“發功”為她祛病,她自己也在家一遍遍地讀《轉法輪》,盼望著身體能盡快得到“師父”的凈化,“師父”的“法身”能幫她把身體上的這些“業力”清理掉。病榻上的張月蘭堅持著,等待著,消瘦著,可是“神跡”卻一直沒有出現在張月蘭身上。親人們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天天勸說,天天失望,張月蘭抱定了決心堅決不去醫院,還對著家人大喊大叫說:“師父”會管我的,我死也不會去醫院!

張月蘭的身體越來越差,人也變得整日昏昏沉沉。家人一看情況實在不妙,強行把她送到了醫院,檢查結果出來的時候家人都絕望了。由于張月蘭免疫系統比較差,又沒有及時就醫,細菌擴散至血液,導致了敗血癥,引起器官功能受損、衰竭。此時病床上的張月蘭在清醒的時候還是不停地念叨著:“師父”一定是在考驗弟子,“師父”一定會來救我的,“師父”快來救我啊……

張月蘭被病痛折磨得痛苦萬分,終于不顧“師父”的旨意,再三央求她的醫生兒子:“給我打針杜冷丁吧,打杜冷丁……”打完了,還要打……就這樣,又挨過了幾日,張月蘭終于帶著“升天圓滿”的美夢結束了本不該結束的生命。彌留之際,她還在喃喃自語:為什么我這么信任“師父”,“師父”卻不管我呢?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偷拍亚洲综合20p